KAWASAKI-KES-600手动立式拉线机-网羽两用

 体育教学     |      2019-12-05 05:45

造型轻巧,机器净重8.0KGS;附手提式工具箱,拆装简易,携带方便。
拍架可360度旋转,操作方便;6点可调式拍架,确保球拍不变形。
可调式夹线装置,可穿各种尺寸线材,且磅数精确。
附2支铝制羽拍飞夹,坚固耐用且操作方便。

如今绝大多数人都不肯这样做,大家都忙成了社会栋梁。有一天下午三点钟,天高云淡,我搭乘别人的车子从学校回家,一路聊得开心,这时刚好路过一个咖啡馆,我提议停车进去喝一杯咖啡,不料对

产品说明:
●液晶荧屏操作面板
●电脑控制拉线
可选择不同的拉线速度-6段式选择(快速,中速,慢速)
可设定消除球线张力的拉线功能(5%,10%,15%,20%)以适用不同球线,避免因球线张力问题而失磅。
●精确的磅数设定,从10-90LB(4.5-40.8KG)精密度为0.1LB/KG。
●方便的磅数设定,经由快速+/-键输入,可设定不同磅数於8个记忆库。
●公斤和磅数可随时切换。
●灵敏的触控式启动开关。
●球拍可360度旋转,附有专利式刹车。
●籍由简易的微调伸缩臂架拍系统,达到最安全的六点固定。防止球拍变形,可架拍从最大网拍面135 SQ IN到最小羽拍面。
●电动升降机身高度。
●附有方便的工具抽屉。
●附有方便的球拍架,置线轮。

产品说明:
●磅数9-87磅,公斤/磅二单位皆可使用。
●适合所有球拍拉线。
●可调整的夹线片,适用不同球线径。
●架拍系统可360度旋转,有刹车装置,方便各种角度拉线。
●快速微调伸缩臂架拍系统,达到最安全的六点固定,防止球拍变形。
●架拍可从最大的网拍面135 SQ IN到最小羽拍面。
●夹具系统可360度旋转,於任何角度皆可夹线。
●机身高度可调整。
●方便的工具盘,置放穿线工具。
●置线轴可挂球线。
●具坚固的机身和脚架。

如今绝大多数人都不肯这样做,大家都忙成了社会栋梁,有一天下午三点钟,天高云淡,我搭乘别人的车子从学校回家,一路聊得开心,这时刚好路过一个咖啡馆,我提议停车进去喝一杯咖啡,不料对方立刻否定了这个提议,并旗帜鲜明地出具理由:“我们正是年富力强的时候,应该回家抓紧时间写论文。”我当时自惭形秽,不敢再坚持,遂想起鲁迅先生的话:“我是把别人喝咖啡的时间都用在了工作上,”好吧,我承认,我则正好相反,把别人工作的时间都用在了喝咖啡上,如此懒散,且从不羞愧

三十岁的时候,我的个人生活由复数变单数,重获自由,绿狐则与家里先生常年两地分居。那时我们俩都算是快乐的女单身,两个人的身形和举止,看上去都属于那种弄丢了锚而难以固定在岸上的我俩常常一起跑到学校附近的金鸡岭去溜达俩人一同出门,总是像出笼的小鸟那般快活,似乎抛在身后的是各种型号大大小小的笼子,终于从它们之中逃了出去我们很快就到了半山腰有一条盘山路旁放置了一些水泥电线杆,侧卧草丛。我们就找一条电线杆子坐下来,一坐一下午。往往是在深秋、隆冬或者早春时节吧,晒着太阳,漫无边际地说着话,半仰着脸阳光温煦,淡蓝色天幕上,云总是在不紧不慢地飘着,头顶上有高高的黑色树杈伸出去,衬着这蓝白两色,天地之间,几乎能看到时光悠悠走过的巨大身影,忽然,由南往北,天空中出现了两道长长的白色雾线,把头顶上的那块天空硬是划分成了东西两个区域,“飞机拉线!”我们几乎同时欣喜地叫出来。也许那架拉出线来的飞机,还能被约略地看到,正在高空上奔跑着,而等它完全不见了踪影之后,那两道平行线仍然留在蓝天上,像一行或者两行的诗句。

绿狐后来调动工作,去了海边。我们相隔近千里,坐火车常来常往,差不多把胶济铁路线当成了客厅只要跟绿狐在一起,案头上电脑里的腐朽文件们便会很有自知之明地全部缄默,它们的主人开始格外关注春花秋月夏雨冬雪,每一个季节都变得正宗。有趣的是,有时我们走在城市里,抬头会发现飞机拉线,有时是在校园里,会发现飞机拉线,更多的时候,是在野地里时,能看到飞机拉线。飞机拉线,仿佛命运,在天空中,一直等着我们。

在刚刚过去的一个冬天,我去了岛城。我和绿狐一起去爬她家附近的一座小山上山的途中,看到一个防空洞,旁边的枯树枝在透明的空气里,有疏薄之美。此处的山与我所在省城的内陆的山很不相同,那边的山多土,闷墩墩的,种满柏树,是儒家;而岛城这边的山则以石头为主,褐色花岗岩全像海中礁石,有的平坦直立,直接长成了纪念碑的模式,山上种的大多是松树、油松,而山形骨骼清奇,想必是道家。如此说来,头顶上那片覆盖着全省的天空,瓦蓝瓦蓝的,应该是基督了,快接近山顶时,绿狐一步步地走近一面悬崖,我担心一阵风会把她吹下去,我在后面看着心惊,腿发软,缩着不动,声调惊恐地喊她快快停下,回头是岸,而她则嘲讽地回头对我微笑了一下,又勇敢地往前迈了一步

其时我正被某个事件困扰,即使它早已成了明日黄花,我仍能感觉到是它把我抛到了命运的背阴处。它像一根刺永远地扎进了我的命里,怎么也拔不掉,走到哪儿都得携带着它,与它共存亡当生活抹掉了表面那层松软肥嫩的奶油以及果酱做成的装饰图案之后,紧接着底下裸露出来的深棕色蛋糕胚并不可口,而是粗糙的,甚至是丑陋的已经有相当长的日子了,我一直在不停地旅行,几乎把旅行当成了事业和使命,痛苦可以自带驱动力,成为引擎,让我无法停止。我想用身体奔走的速度和奔走的反作用力所制造出来的巨大惯性把这根尖锐的刺从我的肉里抛甩出去,与它彻底脱离,丢弃到异乡的茫然的风中,我拉开门,带着简单的行李,专去僻远之地,专去荒原大漠,专去无人之处,我漫山遍野地跑,想把这天、这地、这遮遮掩掩的过去以及去向不明的未来,一起从血液里放出去!倘若我有绿狐的勇气和智慧的三分之一,都不至于用这么多年如此认真地做出一桩错事,最终把自己逼到如此绝境

到达山顶之后,我们俩站在一块磐石之上,越过教育、金融和政府大楼,望向远处,往南,看见了大海大海没有盖子,与蓝天坦诚地面对面,二者在相互校对忽然,在已经偏西的阳光里,空中出现两道白色雾线,拖在一架飞机后面,正在快速地不断地拉长着,“快看,飞机拉线——”俩人翘首而望,脸孔几欲与天空平行。那条白色雾线从东北往西南延伸过去的,似乎还听到了飞机的轰鸣,这个冬日的下午刮着大风,把那两道白色雾线吹得仿佛略略有点儿弯曲了,一阵痉挛

这时的天空看上去正在上升,似乎打算把我带走。我觉得自己就是那架飞机,天空一马平川,正加大油门往前奔,顶着大风往前奔,青筋暴露地往前奔,跑丢了鞋子往前奔,后面被一把刀剁着往前奔,被一把斧头砍着往前奔,被一道光追着往前奔,驮着磅礴的落日往前奔,这时候除了自己的内心,什么都看不到,两眼发黑。至于那两道横跨在空中的白色雾线,是一场风驰电掣的虚无,与其说是体内迸发出来的对自由的向往,倒不如说是在体内蓄积了太多的苦闷,释放了出来。

这时我忽然想祷告,我开始默念那段着名的祷告文字:“上帝,请赐予我平静,让我接受我不能改变的;请赐予我勇气,让我改变能改变的;请赐予我智慧,让我辨识这两者过好我的每一天,享受你所赐的每一刻,把困苦当成通往平安的道路……”一架银色飞机以及它拉出来的雾线对于目光的牵引,对于灵性的召唤,使人不知不觉地仰望,尤其是让这站在山巅的人,感受到了来自永恒的上方的教诲,恳请将自己从卑微和罪中救拔出来,返回天堂。这可以望得见的海,这山巅,这巨石缝隙里生长着的一棵棵碧绿的油松,这山涧的积雪,这登攀的石阶,它们此时此刻,与这一切之上的透明空气和高远天空,以及环绕并穿透了天空和空气的柔和光线,加之风的大回旋和风的各个小侧面,不正构成了一座完美的教堂吗?也许,飞机和飞机拉线,正如同人类在这座教堂的穹顶创作出来的某一部分壁画,代表着人类重返天堂的梦想。这一时刻站在空茫荒野里认真看飞机拉线的这两个人,若非迟钝,便会模模糊糊地意识到这周围大自然中的事物,无论是一块岩石,一朵云,一棵松树,一片草叶,一只麻雀,一枝待放的蜡梅,还是一片越冬的菜畦,它们与她们自己,本是同根生。此时此刻在高处飘飘欲仙的这两个人,一定比囚禁室内或行走街区的任何时候都要幼小和单纯,也有着更美好的人性。

前不久绿狐又坐火车到我这边来了,我们又一起去了本城的鹊山,那是一个一月中旬的下午,天冷,山上全是青色巨石这座山真是省城这边山系中的一个例外,多巨石多险石多怪石,似乎属于岛城那边的山系,像是从那边搬运过来,安放在这里的。我穿得像一只笨熊,松垮的鞋子无法抓紧地面,几乎是一点一点从山下往上蹭,而绿狐一直在我前面,轻松地把一块块巨石踩在脚下,终于到达了山巅,一起站在一大块巨石上向四周望去北面有好大的一个人工湖,边界规则,蓝蓝的,斜仰在大地上,与它上面的天空是同一颜色,两相呼应西北方向,小村庄包裹在干枯的树林子里,阳光把树梢映照得发亮,喜鹊绕树三匝之后,总算稳落在了枝头,往南看到了黄河,这条苦闷的河正在经历凌汛,偶见河面上的冰块再转向东南一点,河上德国人修建的那座铁路大桥还在,这水上的钢铁构架并不像石板桥小木桥那样仅仅发出“逝者如斯”的感慨,而是进行着逻辑严密的思辨,我对绿狐说“自从有了高铁,这座百年铁路桥就废弃不用了”。像是为了证明我的话是错的,紧接着一辆绿皮火车就进入视野,从这座铁桥上轰隆隆地穿过,而此时站在鹊山上,朝遥遥东面看去,中间隔着一大片低洼平坦的田野,可以看到对面正是那座叫华不注的山,我们开始畅想那幅着名的《鹊华秋色图》天上几乎没有一丝云,天空是静静的钻石蓝,衬托着突兀巨石形成的山际线,轮廓分明,像是在古代。李白当年曾经来过此地,他围绕这座小山泛舟的那天,这里的山形和天空,应该就是这个样子吧。忽然,天空中出现了两道平行雾线,“看,飞机拉线!”我们一起欢呼着,从西南往东北,只见两道紧挨着的平行雾线斜斜地横过天空,经过山顶,潇洒而去。整个鹊山似乎一下子挺直了石青色的脊背。从我们站立的角度看过去,这两道白线驮着整个蓝天,或者说,蓝天是在以这两道横线为轴来铺展开来的当那两道较细的雾线在空中渐渐变淡之后,它们中间的界线变得模糊,看上去似乎就成了一道朦胧的粗线了大约由于站在山巅巨石上的缘故,这次感觉离那雾线相当近,似乎可伸手够到,这样望久了,有灵魂出窍之感,人仿佛渐渐融进了整个晴空。李白写了三首与此地有关的诗,如果他那时有飞机拉线,还不知他会怎样夸大其辞

飞机飞行在相当的一个高度,飞行过程中消耗了大量的燃料,从飞机引擎产生并排泄出去的废气里含有水汽和部分热量,它们在进入大气层之后,与周围特定的低温空气环境迅速混合,形成了凝结的尾迹,看上去就是在飞机后面拖着一道两道的烟雾,这就是飞机拉线飞机并不是在任何时候都会拉线,飞机拉线是需要特定条件的,其实在日常生活中,绝大多数时候看到的正在空中飞行着的飞机并没有拉出雾线

工业和机械这样原本的理性之物,在天空中,会渐渐忘记了自己的出处或起源。这事物的背后站着人——是富有创造力的人,是人把它造了出来,而且此时此刻,这事物的内部则坐着人,驾驶它的人和乘坐它的人这由钢铁和玻璃为主要外壳材料的理性之物,终究与人密切相关其银色恰好匹配天空的虚无,它在错觉之中至少把自己当成了一只大鸟,它也越来越觉得有理由把自己当成一个活物,它身上潜在的动物性被封闭在金属构架之中,一旦进入高空,它立刻舒展开了筋骨,欢快地奔跑起来

这样一架飞机具有自己的意志、直觉、本能和韵律,从自己的力比多产生出激情,成为驱动力,在所能达到的最高速度中,携带着乌托邦式的憧憬,似乎可以与空中的星辰相争,加入了星际大战,在高速运行之中,一架飞机无疑具有速度之美,螺旋桨热烈地拍打着空气,梭形身体处在危险和纪律之边缘,刺破空气中无数的微小颗粒,碾压过每一秒钟,感受到穿过浩大的空间和时间之际的晕眩。在那样俯瞰尘世的高度,容易生出神圣之感,有了与上帝同在的喜悦并把这喜悦挥洒幻化成了接近白云的形状——机械与天空共同制造出来的一种云,成为风景的一部分。这时候,工业和机械不仅具有了审美热情而且还具有了戏剧性,

这样的一种云,还真的有人把它命名为“云”的一种了,直接就叫航迹云或飞机云它的形状比一般的云朵要规则,比自然界中偶尔见到的一种线条云也要流畅和平直,它处于艺术与技术之间,似乎接近着工艺美术。仔细看去,构成它的细部和质地,还有点儿类似数学里的点动成线,一架飞机如同一枚子弹,从空气中划过,由于温度、喷气装置和高度等诸因素,像雁过留声人过留名一样,留下了它自己的轨迹

就这样,最终,金属、水汽、热量、速度、流体力学、冷凝,所有具有物质深度的一切,统统被简化成了几何形式,两条挨得很近的平行线,如此流畅地被画在了蓝色天幕上,出现在视野里飞机拉线毫无疑问具有几何美学特征,是建立在理性思维之上的既简洁又明快的秩序之美,飞机拉线出现时,感觉这两道长长的白色线条,最有资格成为这个时代的天空的LOGO,而且极具现代感。几何线条其实是先于文字而出现和存在的人类记事符号,被标记在山洞石墙上和画在陶罐上,而这最原始的——则由于对事物内涵的高度概括力,由于形式感与直观认知带来的视觉冲击力——又成为最现代的。中国画里的云一般都是呈弥漫着的轻雾状,西方油画里的云大多是有亮度有质感的一团团或一层层,而飞机拉线这种云,洒脱、流利、精简、符号化、强调形式层面的意义,更能体现当下这个后现代世界的审美情感

上一篇:人造草坪,人造草坪价格,人造草坪厂家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