告你何生沉生死而不信回,佛塔揭秘人不信回的真原因

佛正

一天,佛和弟子在只城外的一棵大下休息,有一位新出家的比丘名叫正,心正在琢磨一:佛人死有後世,什不有人回告呢?我要一下佛陀。口佛已知道,世尊就先道:弟子,你看棵,本只是一子,在已成茂密的大,起初是子,有根、干、和果,在地水火四大的因作用下,子才芽,芽再生,再生,再生花,花果,易,然已不是原的子,但又不原的子。你,些根花果能再回原的子?弟子都回答:不能。

佛正一卷­

西域沙竺昙

佛告弟子:生死也是,明愚本,如的子,子小能成大。明愚生行,行生,生名色,名色生六入,六入生,生受,受生,生取,取生有,有致生,生致老死,合十二因。有了身,就有老死,死後神生前善之行,去往世,遇到有父母,再受形,生起新的六根,熏染新的,另受苦,加上境的,都已和前世不同,不能再恢到原的身、、住所,如大不能恢子一。

­西域沙竺昙 ­­­

如是我。一佛在。只精。正以食。比丘五百人。菩及婆塞千人。皆持供具出只城外。

比丘正起座跪,向佛:我有生以,到不少人去世,比如父子兄弟夫妻朋友怨仇,或相或相憎,何不死後神回和活著的人面告呢?是什令神有所隔?世尊分解,令我等除疑惑。

­­

[如是我,佛在只的精,正值午食,同比丘五百人、菩及婆塞千人,持衣供具出只城外乞食。]

世尊作了譬喻,解答正比丘的。佛:神有形象,若身作福,神著福生,不能回向人告,什呢?譬如冶家石成,成後成器,器能恢石?神,住在中身,如石已成,中身受新的身,如成器,原的形就消失改了,不能再恢原的神。今生持五戒者,世得受人身,另有新的父母,神便有六隔:一是住在中身,不得;二是入於胞胎之;三是出胎受迫痛忘失以前的相;四是呱呱地後痛忘失以前的相,生起新的所所想;五是出生後就著食物,忘失;六是慢慢大,受到新事物熏,忘失。

一天,佛和弟子在只城外的一大下休息,有一位新出家的比丘名叫正,心正在琢磨一:佛人死有後世,什不有人回告呢?我要一下佛陀。口佛已知道,世尊就先道:弟子,你看棵,本只是一子,在已成茂密的大,起初是子,有根、干、和果,在地水火四大的因作用下,子才芽,芽再生,再生,再生花,花果,展易,然已不是原的子,但又不原的子。你,些根花果能再回原的子?弟子都回答:不能。­­

有大。名曰甘香。根深干大。枝茂盛。赤。其味甜美。下平。集石座。佛意欲止此。婆塞。即敷布坐席。佛便止坐。弟子菩。亦皆就坐。

譬如商人周游四方各,如果心只想著其中一方,就不想到其余三方。神因六隔,不能恢原的子,如子成,石成,所以不能回向人告。又譬如制陶家以火土成瓦,瓦就不能再恢土了。又譬如一大,工匠它砍下,雕琢成精巧的器具,如果有人把些器具都集合起,想它恢成大,得到?弟子回答:不到。佛:神於一世行善行,著力受新的身,所所做,都不是以前的身,不能回向人告,如大已不能把木器集合起使大生。

佛告弟子:生死也是,明愚本,如的子,子小能成大。明愚生行,行生,生名色,名色生六入,六入生,生受,受生,生取,取生有,有致生,生致老死,合十二因。有了身,就有老死,死後神生前善之行,去往世,遇到有父母,再受形,生起新的六根,熏染新的,另受苦,加上境的,都已和前世不同,不能再恢到原的身、、住所,如大不能恢子一。­­

[途中有一大名叫甘香,根深干大、枝茂盛、果赤、味道甜美。下平,集了多石,可以作座。佛意欲就此止路休息,婆塞即敷布坐席,佛及弟子菩悉皆就坐。]

又譬如化工砂石作色料,再白色,再化水,料不可再回砂石。又譬如水於瓶,水也著形,若是方瓶,水方形。生死也是如此,神本有固定的形,著善之行去投生受身,有的白,有的黑,有的高,有的矮,有的苦多少,有的多苦少,皆善之行,如水器。如果某人一生造的畜生,然要畜生形貌,象的情,他也不能回向人告。譬如蝮育,生在土中,有叫,有羽翼,但它一得到生成件,便成了。便行著,叫不休,能把它放土,使它原成蝮育,能成?弟子回答:不可能,蝮育已了,住,身形化,不久死亡,或雀啄食不得回作先前的蝮育了。佛言:人的生死也是同的道理。命身死,神徙,接受新身,受色受想行五的覆,各所不同,生死更迭,不得永住,是以有告各自的因因果果。如上的不可能回到原的蝮育一。

比丘正起座跪,向佛:我有生以,到不少人去世,比如父子兄弟夫妻朋友怨仇,或相或相憎,何不死後神回和活著的人面告呢?是什令神有所隔?世尊分解,令我等除疑惑。­­

有一比丘。名曰正。新入法服。其心有疑。念言。佛有後世生。至於人死。皆相告者。何以知乎。以此佛。

佛告弟子:譬如一截生肉,很不食,臭生蛆,在把它原成原的肉,做得到?弟子回答:不可能了,肉已腐,哪能回原的。佛言:生死也是,人在世,身口意三作,死神徒道,或地身,或畜生身,或身,在生活意上人相去,因它的罪如一罩意,也失去了人的敏,它更不自己了,更以告它的前生一切境遇了。就象截臭肉,不可能恢原的。

世尊作了譬喻,解答正比丘的。佛:神有形象,若身作福,神著福生,不能回向人告,什呢?譬如冶家石成,成後成器,器能恢石?神,住在中身,如石已成,中身受新的身,如成器,原的形就消失改了,不能再恢原的神。今生持五戒者,世得受人身,另有新的父母,神便有六隔:一是住在中身,不得;二是入於胞胎之;三是出胎受迫痛忘失以前的相;四是呱呱地後痛忘失以前的相,生起新的所所想;五是出生後就著食物,忘失;六是慢慢大,受到新事物熏,忘失。譬如商人周游四方各,如果心只想著其中一方,就不想到其余三方。神因六隔,不能恢原的子,如子成,石成,所以不能回向人告。又譬如制陶家以火土成瓦,瓦就不能再恢土了。又譬如一大,工匠它砍下,雕琢成精巧的器具,如果有人把些器具都集合起,想它恢成大,得到?弟子回答:不到。佛:神於一世行善行,著力受新的身,所所做,都不是以前的身,不能回向人告,如大已不能把木器集合起使大生。又譬如化工砂石作色料,再白色,再化水,料不可再回砂石。又譬如水於瓶,水也著形,若是方瓶,水方形。生死也是如此,神本有固定的形,著善之行去投生受身,有的白,有的黑,有的高,有的矮,有的苦多少,有的多苦少,皆善之行,如水器。如果某人一生造的畜生,然要畜生形貌,象的情,他也不能回向人告。譬如蝮育,生在土中,有叫,有羽翼,但它一得到生成件,便成了。便行著,叫不休,能把它放土,使它原成蝮育,能成?弟子回答:不可能,蝮育已了,住,身形化,不久死亡,或雀啄食不得回作先前的蝮育了。佛言:人的生死也是同的道理。命身死,神徙,接受新身,受色受想行五的覆,各所不同,生死更迭,不得永住,是以有告各自的因因果果。如上的不可能回到原的蝮育一。­­­

[有一新出家的比丘,名叫正。心有疑惑,自言自:“佛人死後有後世,皆不有人回告,如何知道呢?”准以此佛。]

佛告弟子:又譬如月晦夜暗,五色不同的西放在黑暗中,叫千人人前辨,其中能有某人能分辨出青、、赤、白的色?弟子回答:就是叫巨,央的人辨,都看什物事,何五色。佛:如果有人拿了火炬照呢?弟子回答:那情就不一了,有了光明,人就能辨五色。佛言:如果有一蠢人,他背著光亮,走幽深莫的黑暗中,而且很很,想看出五色的色彩,能到?弟子回答:愚蠢的人背明向暗,愈愈黑,然永也看不五色了。

佛告弟子:譬如一截生肉,很不食,臭生蛆,在把它原成原的肉,做得到?弟子回答:不可能了,肉已腐,哪能回原的。佛言:生死也是,人在世,身口意三作,死神徒道,或地身,或畜生身,或身,在生活意上人相去,因它的罪如一罩意,也失去了人的敏,它更不自己了,更以告它的前生一切境遇了。就象截臭肉,不可能恢原的。佛告弟子:又譬如月晦夜暗,五色不同的西放在黑暗中,叫千人人前辨,其中能有某人能分辨出青、、赤、白的色?弟子回答:就是叫巨,央的人辨,都看什物事,何五色。佛:如果有人拿了火炬照呢?弟子回答:那情不一了,有了光明,人就能辨五色。佛言:如果有一蠢人,他背著光亮,走幽深莫的黑暗中,而且很很,相看出五色的色彩,能到?弟子回答:愚蠢的人背明向暗,愈愈黑,然永也看不五色了。­­

未即言。佛已豫知。佛因先言。弟子。此本以一核。四大胞毓。自致巨盛。覆所人。本核。根干未有未。至得四大。因相。便生芽。增於本。自致成。施布。

佛告弟子:人的生死也一。一切百姓、空行、之,已禀形受命,都是由倒妄想所造成的幽暗,有修道的善行,不修身性,未得慧眼,就想了知神生死的趣向,就想知道路的真告,然如月晦黑夜中去辨五色一,是徒益的。如果依教奉行,持戒律,修三十七道品,身正念,清梵行,就如同跟拿了火炬的人,自然就能到五色,如佛教,依教修道,便能了生死,洞五道神往的升降善,如火炬明照色,分明。

佛告弟子:人的生死也一。一切百姓、空行、之,已禀形受命,都是由倒妄想所造成的幽暗,有修道的善行,不修身性,未得慧眼,就想了知神生死的趣向,就想知道路的真告,然如月晦黑夜中去辨五色一,是徒益的。如果依教奉行,持戒律,修三十七道品,身正念,清梵行,就如同跟拿了火炬的人,自然就能到五色,如佛教,依教修道,便能了生死,洞五道神往的升降善,如火炬明照色,分明。人若不修身性,背戒,流入俗,邪命身,割正法,於法味真谛,不信不,更不肯奉行,就象愚蠢的人背明向暗,世世障蔽,劫劫染污,究法看清生死的真相。佛告弟子:人一生禀受身形,肉眼所在之事,父母等,明明白白,然而不能看知道前世哪,今生老死往生後世,再受新的身形,也不能了知今世之事,什呢?一生一死,神,十二因,明愚是其主,迷糊暗,一生即不了。譬如煮白,染成各色,青、、赤、黑,改了本有的白色,以原原的白,生和死的,也如白一地改了色,人的心念如同法,一念即成,想在一生中,心念端,善,各使,故身已,新身未久,生死的法然是妄暗蔽形成的。如果你想了知一切因苦果的由,就必修高尚的品德,清的梵行,以回到菩提正道的真如妙性。你自然悟一切本,如沉睡的人醒了一。佛告弟子:人的神是了人的善二而具性,神的本身受性的、死往受,善而善,而,才幻出端形。如同火因柴的燃才出生火焰的相,若然柴弄或搬掉,火焰的相也就幻了。未得菩提道果,要在生死的苦海沉,是因意有。比如布了灰的子,度昏蒙,拿起照照自己,一所,意也如子一,一藏污垢,便不自己的本面目,造成生死的流徒,招致的盈蔽,福,便是忘的真空妙有,如照蒙垢的子一。又譬如深邃混的湖水,然游其中,而以人察。生死繁,愁思塞了人的睿智,遂成隔胎之迷,世即忘,亦如水的一不辨去。譬如黑暗的夜晚,起眼睛往前走,什都看不,生和死的暗昧,了殃福,或喜或,即受制,不前世,和暗夜眼是同一道理。­­

[尚未言,佛已知道了。佛先弟子道:“弟子!甘香本是一子核子,在四大合聚,巨大茂盛,覆我所有的人。子核,根、干、枝和果既未有,也未。至地水火四大因和合的件下,核便生出芽和果,因核的增化,才生成如此巨大茂盛的一,施布覆。”]

人若不修身性,背戒,流入俗,邪命身,割正法,於法味真谛,不信不,更不肯奉行,就象愚蠢的人背明向暗,世世障蔽,劫劫染污,究法看清生死的真相。佛告弟子:人一生禀受身形,肉眼所在之事,父母等,明明白白,然而不能看知道前世哪,今生老死往生後世,再受新的身形,也不能了知今世之事,什呢?一生一死,神,十二因,明愚是其主,迷糊暗,一生即不了。譬如煮白,染成各色,青、、赤、黑,改了本有的白色,以原原的白,生和死的,也如白一地改了色,人的心念如同法,一念即成,想在一生中,心念端,善,各使,故身已,新身未久,生死的法然是妄暗蔽形成的。

佛告弟子:今我佛,慧眼清,一切生死,往三界,佛悉知。譬如水晶、琉璃,用彩色穿,青赤白,在目,佛生死,亦如穿的珍珠一,清楚明白。譬如水,清澄底,其中的、形具,佛生死,如清水中的一遮蔽。譬如大,一切行人往不,佛如旁者一一明了。佛意高,了知生死,如俯瞰山下村落人群一,可。佛告弟子:你我的教,即可具知千大劫的生死之事,怎做呢?修行三十七道品:即四念、四正勤、四神足、五根、五力、七支、八正道,除意的垢染,消嗔三毒,疑惑使瓦解消散,得到佛一的智慧,便知去未之事,如同揩了的子,毫俱。佛告弟子:世人所作善,死之後世,也都相互酬答,只是人有得到清的法眼,所以不不知,不其本。由於前面所的六隔,只肉眼,看不酬答之本,妄有三世因果。未得道者,常作之行,愚所,生死化,新受身形,肉眼不,的身系於新的身,生老病死四痛所,究法得知神善之行所受之。世之人或受福,或受殃,或相,或相憎,些就是宿世所作善之行酬答的。因有得到清法眼,所以不不知。如果有修道之意清之行,而想了知前世之事,的果,就如有手想要字,有眼睛想要看西一,然是不可能的。所以佛陀出世,道,以解人意,想要了知神於生死之的去,佛所教的三十七道品,收身心,入禅定三昧,方可具知,神的去。­­

初名核。核生芽。芽生。生。生。生。展易。非故不故。而名非常名。遂成大。生果。果成。月增益。如是。

如果你想了知一切因苦果的由,就必修高尚的品德,清的梵行,以回到菩提正道的真如妙性。你自然悟一切本,如沉睡的人醒了一。佛告弟子:人的神是了人的善二而具性,神的本身受性的,死往受,善而善,而,才幻出端形。如同火因柴的燃才出生火焰的相,若然柴弄或搬掉,火焰的相也就幻了。

佛告弟子:神但有名字有形,善之行,依地水火四大,出生身尚小,六根的功能不完,也小,所知也不多,著年的增,六根的功能逐完,神也著身,熏欲望,日盛,到了年老的候,四大所成的身逐朽,神也是不明了,六根的功能逐衰退。人在一生中,常易,不能起去的事情,年老也不起年的事情,何是起前世的事情呢?由於隔之迷和胎的系障蔽,若未得道意,被愚疑惑染污,想要到神的去,面回告,是不可能的。人若有道行,而想知道宿命之事,就如暗夜穿,水中求火,究是不到的。所以,你勤行戒,深思生死何而,何,何因往,所是什。仔地思空之法,得到眼除使,所疑自解。佛此已,正比丘等五百人,及居士,皆得初果,菩得不回三昧,各起佛三匝,面著地,作竟,悉佛俱精。­

[初它的名字叫核或子,核再芽,芽再生,再生,再生花,花再果,展易,然已不是原的核,但不於原的核(核芽花非非不,者,芽花非核。不者,芽花即是核。如同月於水中,是月非月,生命相一是如),相而命以名,非真的名。果再成大,大再生出果,月增益,循不息,如是生。]

未得菩提道果,要在生死的苦海沉,是因意有。比如布了灰的子,度昏蒙,拿起照照自己,一所,意也如子一,一藏污垢,便不自己的本面目,造成生死的流徒,招致的盈蔽,福,便是忘的真空妙有,如照蒙垢的子一。又譬如深邃混的湖水,然游其中,而以人察。生死繁,愁思塞了人的睿智,遂成隔胎之迷,世即忘,亦如水的一不辨去。譬如黑暗的夜晚,起眼睛往前走,什都看不,生和死的暗昧,了殃福,或喜或,即受制,不前世,和暗夜眼是同一道理。

佛告弟子。欲集根干。更使作核可得乎。弟子皆言。不可得也。彼已。不可。日就朽。核生。如是。生易。皆朽。不可使成本核也。

佛告弟子:今我佛,慧眼清,一切生死,往三界,佛悉知。譬如水晶、琉璃,用彩色穿,青赤白,在目,佛生死,亦如穿的珍珠一,清楚明白。譬如水,清澄底,其中的、形具,佛生死,如清水中的一遮蔽。譬如大,一切行人往不,佛如旁者一一明了。佛意高,了知生死,如俯瞰山下村落人群一,可。

[佛告弟子:“若人欲使果、、干、根再回原的子核,可能?”弟子皆言:“不可能。彼子核已,不可能再,著日朽,朽後其子核再生,如是。但子核如何易再生,最都逃不朽,不能成原的子核。”]

佛告弟子:你我的教,即可具知千大劫的生死之事,怎做呢?修行三十七道品:即四念、四正勤、四神足、五根、五力、七支、八正道,除意的垢染,消嗔三毒,疑惑使瓦解消散,得到佛一的智慧,便知去未之事,如同揩了的子,毫俱。

佛告弟子。生死亦如此。神起法。起法。就。如彼核。核小而成大。一而致多所因。多所因。本由出。

佛告弟子:世人所作善,死之後世,也都相互酬答,只是人有得到清的法眼,所以不不知,不其本。由於前面所的六隔,只肉眼,看不酬答之本,妄有三世因果。未得道者,常作之行,愚所,生死化,新受身形,肉眼不,的身系於新的身,生老病死四痛所,究法得知神善之行所受之。世之人或受福,或受殃,或相,或相憎,些就是宿世所作善之行酬答的。因有得到清法眼,所以不不知。如果有修道之意清之行,而想了知前世之事,的果,就如有手想要字,有眼睛想要看西一,然是不可能的。所以佛陀出世,道,以解人意,想要了知神於生死之的去,佛所教的三十七道品,收身心,入禅定三昧,方可具知,神的去。

[佛告弟子:“生死亦是如此,神主宰一切生死回,起因是心性的明愚,愚即是。愚如同的核,小而能生成大,一而生出多因,多因皆以心性的愚本。”]

佛告弟子:神但有名字有形,善之行,依地水火四大,出生身尚小,六根的功能不完,也小,所知也不多,著年的增,六根的功能逐完,神也著身,熏欲望,日盛,到了年老的候,四大所成的身逐朽,神也是不明了,六根的功能逐衰退。人在一生中,常易,不能起去的事情,年老也不起年的事情,何是起前世的事情呢?由於隔之迷和胎的系障蔽,若未得道意,被愚疑惑染污,想要到神的去,面回告,是不可能的。

生行。行生。生字色。字色生六入。六入生更。更生痛。痛生。生受。受生有。有致生。生致老死。合十二因。

人若有道行,而想知道宿命之事,就如暗夜穿,水中求火,究是不到的。所以,你勤行戒,深思生死何而,何,何因往,所是什。仔地思空之法,得到眼除使,所疑自解。

[明愚生行,行生、生名色,名色生六入,六入生,生受,受生,生取,取生有,有致生,生致老死,合十二因。]

佛此已,正比丘等五百人,及居士,皆得初果,菩得不回三昧,各起佛三匝,面著地,作竟,悉佛俱精。

成身已。有身就老死。神易。行而往。更有父母。更受形。更六情。更所。更苦。更俗。都非故。便不得。

源:《佛正一卷》

[成身後,有身就有老死。死後神善力而去往世,遇到有之父母,便有了新的父母、再受新的形、生起了新的六根受,便熏染了新的,另受苦,再加上俗境都和前世不一了,所以便不能再恢以前。]

不故。向所新。有可常。著所猗呼谛。前世後世。神徙。行而有也。神已徙。更有父母。更受新身。更六情。更所。更苦。更俗。便不故。亦不得故身故故所。如不作核也

[之妄想分故,有了新知,便去之的。以一己所之境的知妄想分知呼有常真谛,乃自心所系所蔽之。神善力徙,因果,有,更替父母、身、、苦受、俗境,如同之垢,覆,不能前。亦不能之身、、住所,如同大不可子。]

於是比丘正。承佛言。起坐跪。白佛言。我意未除未解。正要今欲愚之。佛哀我等。解了之。我生已。人死者不少。或父子兄弟夫妻外。或朋友相。或有怨仇相憎。死後神。了面相答善者。何以乎。神何所隔。而不得面人也。分之。令我等除疾得谛。

[比丘正起坐常跪,敬佛言:“我意惑未解除,正想要如是愚之,佛哀愍我等,之解。我有生以,人死者不少,或有一些是父子兄弟夫妻的,或有一些是朋友互相的、或有一些是相互仇怨憎恨的。死後神,都有面相答,是什呢?神是何物所隔而不能面相答?佛分之,令我等除解愚疑得以真谛。”]

佛言比丘。彼形。至於徙。行而有。若身作福。福生。亦不得面人也。何以故。譬如冶家洋石作。已成便以器。已成器可使作石乎。正言不可。石已成。不得作石。

[佛告比丘言,神形相,其生亦善力系而有,非能妄意作。若身作福,神自福生,亦不得面人也。是什呢?佛以譬喻言之,如冶家石成,成後成器,器能恢石?正言不可,石已成,不能石。]

佛言。之徙。住在中。如石已洋成。中受他。如已成器。形消易。不得故。何以故。行之善。往受之。化改。如石成。

[佛言,神身,住在中身,就如同石已成。中身易受生新的身,就如同已成器。原的形消失改了,不能再恢原的神,是什呢?生前行之善,神善力系而生,化改,就如同石冶成。]

修行五善。禀受人身。更有父母。已有父母。便有六系。一者住在中。不得。二者所受身胞。三者初生迫痛忘故相。四者地故所念。更起新想。五者已生便著食。念故念。六者生日大。所新。宿。

[生修行五善(不生、不偷、不邪淫、不妄、不酒),世得受人身,另有新的父母。此,神有六隔,使得神忘去之:一是住在中身段,相形,引,不得;二是善力投入胞胎之;三是出胎受迫痛忘失的相;四是出生地忘失的相,生起新的所所想;五是一出生便著食,故;六是出生至大,受受熏,有了新的,所以的相泯,法。]

弟子。譬如客周游四方。具苦。便意思念方一郡所有。已起是念。便三方念。生死亦如是。是世作行往後世。受已受即生新想念。故想便。如客惟念一方。三方想也。用是六事。系蔽隔。不故。如核之成。石之成。本易名。不面相答也。

[佛以譬喻言:“弟子,譬如有商人周游四方各,俱之苦俗。若心中一旦念想起方郡所所,其他三方郡之念想皆悉泯。生死亦如是,前世行作善至往生後世,妄想流注不息,一旦去即生新的念想,便。如同客商唯念想一方,其他三方念想皆。是神之之六隔,所以不能的相,如同子成大,石冶成,已易更名,所以不得面相答也。”]

佛言。譬如陶家埏土器。以火之。成瓦。可使瓦作土乎。弟子皆言。不可。土已。形成瓦。不可使作土也。佛言。弟子神徙。行受身。如土成瓦。人道行。不故。不得相答也。

[佛言:“又譬如制陶家以火土成瓦,瓦可能再恢土乎?”弟子皆言不可,土已瓦形,不可再使其作土。佛言:“神善力引而受他身,如土已成瓦,若人修行之道行,就再也不能得了,也不得面相答也。”]

比丘。譬如大十。巧匠便。刻镂奇巧百。若人欲集聚柿及所刻。巧使成可得乎。弟子言。不可。已破。段段刻。枝朽。不可集使成也。佛言弟子。神於是世。作行善。死徙。行受。所所。非故身。不可得。不故面相答也。如已不可集使生。

[又再譬如具十之大,工匠它砍下,雕琢成精巧的器具,如果有人把些器具都集合起,可能恢成大乎?弟子皆言不可,已破,枝枯朽,段段都已雕刻已,不可再集使成了。佛言:“神於世,或作善作,神其善力引而受他身,所所行,都不能原的身,是故不不得面相答也。如已,不能木器集合起大生。”]

佛言。譬如工。砂作色。更白形。化如水。弟子欲令作砂。可得成乎。弟子言。不可也。砂一。不可。佛言生死亦如是。人未有道意。有眼。身死去。行化。受他。所世。更受胞胎。皆。不故。如砂成不可也。

[佛言:“又譬如化工砂石作色料,再白色,再化水,料可能恢成原的砂石乎?”弟子言不可,砂石一旦色,不可。佛言,生死亦如是,人因未修道力,有眼,身死亡神去,力引化他身,已然不同,所受胞胎已然更替,知也已然化,所以不得恢去之相。如同砂石成色就不能了一。]

佛言弟子。譬如水於瓶。。徙著方器。方。大小曲直。所。弟子生死亦如此。神本。有常形。行善。辄往受身。白黑短。苦善。受行。如水器。或人中所作非法。死畜生。合受。不故面相答也。

[佛告弟子言:“又譬如水於瓶,水也著形,若是方瓶,水方形。大小曲直的形,是其所的容器中。生死亦如是,神本形相,是人之善力投生受身,有的白,有的黑,有的高,有的矮,有的苦多少,有的多苦少,皆善之行,如水器。或有人生所造畜生,死畜生道,受畜生身,不得的相,所以也不能面相答也。”]

弟子。譬如蝮育生在土中。翼。得。化成。行著。不休。佛弟子。可使入土成蝮育乎。弟子言。不可也。蝮育已。去在。身形化日死亡。或所啖。不得作蝮育也。佛言弟子。生死亦如此。命身死。神徙。更受新身。五覆障。各。於彼亦老死。不得。不故面相答也。如在不可作蝮育也

[又譬如蝮育,生在土中,有叫也有羽翼,但一旦因成熟,便成,行著,叫不休,若把再放土,可能使它原成蝮育乎?弟子言不可,蝮育已,住,身形化,他日死亡,或雀啄食,不得作先前的蝮育了。佛告地言:“生死亦如此,命身死,神徙,更受新身,受色受想行五的覆,知各所不同,生死更迭,不得永住,是以有告各自的因因果果。如上的不可能至原的蝮育一。”]

佛告弟子。譬如段生肉。不食。臭茹生。欲使成肉可得乎。弟子言。不可。肉已臭。不能得使成。佛言。生死亦如此。人在世。心念。口言。身行。死神徙。地身。或畜生身。或身。所在。不前同。罪所蔽。不故。不得面相答也。如彼臭肉不可使更成。

[佛告弟子:“譬如一截生肉,不食,臭生蛆,可能使它原成肉乎?”弟子言不可,肉已臭,不能再使其。佛言:“生死亦如此,若人在世,身口意三作,死後神徒道,或地身,或畜生身,或身,其所在所生前相去。罪如一覆蔽自心,不能再恢之相,更面相答也。譬如肉已臭,不可使其。”(莫入道,即生或病痛、或欲望、或嗔恨、或食睡,心亦如是覆蔽,一心固我意,受蔽心引不念情,能自控,生,何死後唯心乎?)]

佛告弟子。譬如月晦夜。以五色物著冥中。令千人人。令夜色物。有一人。而其青赤白者乎。弟子皆言。正使巨人央人。令夜。者。何能其五色。佛言。若有人。把炬照之。令人。可得不。弟子言。人依炬明之。皆可五色。佛言。若愚人背炬火。入幽冥。乃。而望欲五色。可得乎。弟子言。愚人背明向冥。愈暗。色也

[佛告弟子:“又譬如月晦夜暗,以五色之物放置入黑暗中,叫千人人令其物辨色,有一人能分其青赤白乎?”弟子皆言,即使叫巨人乃至央人令其物辨色,也有能者,且辨其五色。佛言:“若有人以火炬照之,可以令否?”弟子言,若有人以火炬明照,皆可可辨五色。佛言:“若有愚冥火炬之明照,背著火炬入幽深黑暗中,且越行越,而此愚冥之人又妄欲得五色,可得否?”弟子言,愚人背明向暗,且越行愈是暗,失方向也,色之也。]

佛告弟子。人在生死。亦如此。一切人民。行蠕之。已受身形。冥暗蔽。有道行。不身事意事。未得慧眼。而欲知生死所趣神往面相答。如月晦夜欲五色。不得也。

[佛告弟子:“人於生死,亦如是。一切水、空行、乃至蠕之生,已善力禀受身形,受倒妄想愚之冥暗所覆蔽,有修道的善行,不修身性,未得慧眼,而想了知神生死的趣向,神往面向答,如同月晦黑夜中去辨五色一,不得也。”]

若修行戒三十七品。守其意。就清行。如持炬火人五色。人佛法教。能了死生。具五道神往所善。如炬火之照色。皆悉了。人初不身事意事。背於戒。俗三流。快意自。割真法。不信不。不肯奉行。如背炬入冥。疑日甚。知有解了也。

[如果依教奉行,持戒律,修三十七道品,身正念,清梵行,就如持火炬之人,自然到五色。人若佛教,依教修道,能了生死,洞五道神往的升降善,如火炬明照色,分明。人若不修身性,背戒,流入俗,邪命身,割正法,於法味真谛,不信不,更不肯奉行,就象愚蠢的人背明向暗,世世障蔽,劫劫染污,究有了生死之也。]

佛告弟子。莫汝愚之意。而不信清正真之道。自地。身受痛。我故引譬。以解了汝等。常勤力奉行戒。以著心中。

[佛告弟子:“莫要自心愚冥之意,而不信清上真正之道,而自地,身受痛苦,我故引以譬喻你等了解,你等勤力修行,奉行戒,清梵行於心,念念不。”]

佛告弟子。人生是世禀受身形。肉眼所。在之事。父母。察察了了。然不能知前世所。於是老死。往生後世。更受身形。亦不能知今世之事也。所以者何。一生一死。神易。十二因。其主。懵懵冥暗。不故。

[佛告弟子:“人生於世禀受身形,肉眼所皆在之事,父母,明明了了。然不能知前世所何?於今生老死往生後世,再受新的身形,也不能了知今世之事,是什呢?一生一死,神,十二因,明愚是其主,迷糊暗,一生即忘失不了。”]

弟子。譬如煮白染作色。青赤黑。本易故。不可也。生死易。如受色。常行染著。未有眼。不其故心意法所念即成。人在一世。心念端。善受。受新故。生死之法。暗之常然也。其欲知生死往。行身意之事。深入清。思惟本末。乃寤。如寤也。

[譬如煮白染作各色,青、、赤、黑,改了本有之色,不可原之白也。生死亦如同白改色,神本自清染,相形,有常,亦如白,皆因妄想倒,善力染著而成。未有眼,不知心意生起由,心意即是系念於法相,即是六境生起的我法妄想分,法相乃假合假名,心意亦乃幻影。人在一世,心念端,善念念流注不息,神亦善念念造受,受新知覆蔽,故,生死之法就是如是於愚冥暗中而成自然常法。若欲知知一切因苦果的由,修身口意之行,深入清境地,回到菩提正道的真如妙性,思本末,自然悟一切本,如沉睡的人醒了一。]

佛告弟子。神冥法。生作善行。死往受。善行而有形兆。如火得薪而薪索。意不作善行亦所。未得道者。沉生死。不故。

[佛告弟子:“神愚冥暗覆而行法,生或作善,死後受往生,所行善力而幻端形,善而善,而。如同火得干柴而生出不同的火苗形,若柴搬走或弄,不具燃的件,火苗也就幻了。意不著善,於分幻境,如同火不能得薪,一切幻境寂於清,有能所者。未得菩提道果,受愚冥暗所覆,受善力引,沉生死苦海,是意徙而不能得相的故。”]

譬如。垢蔽污。以向面。了所。意蔽。生死徙。蔽盈。著殃福。不故。如。譬如深之水。有。了不得。生死。思蔽塞。生忘故。亦如水。譬如冥夜眼而行。都所。生死暗昧。流殃福。或喜或。制所受。不故。如夜眼

[譬如布垢的污子,昏蒙暗沉,用以照面,了所。意亦如是,一旦受自心妄想分的善、好、短等知所蒙蔽,心有所住法,造生死之流徒,盈蔽,福,就不再得本面目,如同面照布垢的。又譬如深邃混的湖水,游其中,但了不可。生死繁,愁思蔽塞了人的心,遂成隔胎之迷,世即忘,亦如水中游但不得其。譬如黑暗之夜眼前行,一切不可得。生死之暗昧也是如此,善力之河流於殃福,或喜或,即受制,不前世,如同暗夜眼。]

佛告弟子。今我佛。慧眼清。一切生死。往三界。佛悉知。譬如水精琉璃珠彩之。青皆。佛生死。如珠。譬如水。清澄底。其中。皆悉裸。佛生死。如清水。譬如大。一切行人。往。佛生死。往五道。如人。譬如高山望具。佛意高。具知生死。不分。

[佛告弟子:“如今我成佛道,得清慧眼,一切生死徙,欲界、色界、色界往回,悉知悉。譬如水晶、琉璃珠用彩色穿,青赤白在目,佛生死,亦如穿的珍珠一,清楚明白。譬如水,清澄底,其中的、形具,佛生死,如清水中的一遮蔽。譬如大,一切行人往不,佛生生死,回五道,如旁者上之行人。譬如立於高山望,山下一切俱。佛意高,了知生死去,可。”]

佛告弟子。汝等我教。可具知生死千劫事。行三十七品要行。四意止。四意。四神足。五根。五力。七意。八正道。以除意垢。消三毒。疑解散。便清。得佛慧意。便知去之事。如明。一切悉。

[佛告弟子:“你我的教,千大劫生死之事皆可俱知。你修行三十七道品:即四念、四正勤、四神足、五根、五力、七支、八正道,除意的垢染,消嗔三毒,疑惑使瓦解消散,得到佛一的智慧,便知去未之事,如同揩了的子,毫俱。”]

佛告弟子。世人所作善。死之後世。亦皆相答。但人未得三眼。是以不不知。不其本。著在六系蔽。肉眼行故。而不相答之本。之有也。其未得道者。皆作之行。愚。生死化。更受身形。肉眼眩惑。故系新。四痛。不得知行相答也。

[佛告弟子:“世人所作善,死之後世,也都相互酬答,但因人有得到清的法眼,所以不不知,不再得其本面目。由於有六隔,只肉眼,看不酬答之本,妄有三世因果。未得道者,常作之行,愚所,生死化,新受身形,肉眼不,的身系於新的身,生老病死四痛所,究法得知神善之行所受之。”]

令世人。或受福。或受殃。或相。或相憎。此宿行答之。有三眼故。不不知。便在疑一切人已生是世。本俱。有道意清之行。而欲望知前世之事。反之效。譬如手欲目欲。不能也。

[世之人或受福,或受殃,或相,或相憎,皆由宿世所作善之行酬答也。因未得到清法眼,故不不知,便疑一切今世生因果。人本因愚妄想而投生,倒妄想生俱在,若修道之意清之行,而想了知前世之事,的果,就如手想要字,眼睛想要物,是不能的。]

故佛出世。敷道。以解人意。其欲知。神往。生死所受者。佛教行三十七品。智度。意敕意。意正意。入禅三昧之妙。乃可具知。神所。去之事耳。汝弟子。勤知身事意事。具了。至除之。不。固於正法。如此莫休汝所疑。即可解了

[故佛陀出世,道,解人意,想要了知神於生死之的去,佛所教的三十七道品,收身心,入禅定三昧,方可具知,神的去。你弟子,勤修行身口意三事,固正法,不,至功夫熟除意,如此於於清自心,莫疑,一切生死由皆悉知解。]

佛告弟子。神有名形。善行。依四大。初生身小。根未具。小。所知未。及其大。六情具足。亦。欲。日生盛具。至於衰老。四大羸。亦不明。六情少。居一世。易常。不如其故。生所。老如忘之。更世。胎系蔽。未得道意。行惑。欲意往。面相反。不可得也。人道行。而望知宿命之事。譬如暗夜。水中求火。得。

[佛告弟子:“神但有名形,善之行,依地水火四大,出生身尚小,六根之能未俱,也小,所知也不多。但著大,六根之能具足,神亦身,熏欲望,日盛,到年老之,四大所成之身逐朽,神亦不明了,六根的功能逐衰退。人居一世,常化,一生中的所所行,年老也都忘了,且前世之事呢?胎系障蔽,若未得道意,皆愚迷惑意所系蔽,想神之去,面回告,不可得也。人若道行,而想知道宿命之事,譬如暗夜穿,水中求火,究不能,不可得。”]

汝弟子。勤行戒。深思生死。本何。何所。何因往。所何等。谛如思惟空之法。得除所疑自解。佛竟。正等五百人。及婆塞。悉得陀洹。菩皆得不回三昧。各起佛三匝。面著地。作竟。悉佛俱精。

[弟子,你勤行戒,深思生死何而,何,何因往,所是什。仔地思空之法,得到眼除使,所疑自解。佛此已,正比丘等五百人,及居士,皆得初果,菩得不回三昧,各起佛三匝,面著地,作竟,悉佛俱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