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和神衹的作战,赫克托耳之死

阿喀琉斯越来越近,像战神一样威武雄壮,青铜武器灿烂夺目。赫克
托耳看见,不由自主地颤抖起来,并转身朝城门走去。阿喀琉斯顿时扑了过
来。赫克托耳沿着城墙,沿着大路没命地奔跑,并越过湍急的斯卡曼德洛斯
河。阿喀琉斯跟踪追击。他们绕着城墙跑了三圈。
奥林匹斯圣山上的神衹们都紧张地看着这一惊心动魄的场面。
“啊,神衹们。”宙斯说,“好好地思考一下眼下的情势吧。决定的时刻
来到了。是让赫克托耳再次逃脱死亡呢,还是让他丧生?”
帕拉斯·雅典娜回答说:“父亲,你想到哪里去了?难道你想让
命运女神已经判定要死的人逃脱死亡吗?不过,你想怎么办就怎么办吧,别
指望神衹们会同意你的提议!”
宙斯朝他的女儿点了点头,表示她可以照自己的意思行事。她立即从
奥林匹斯圣山上降到到特洛伊的战场上。
这时,赫克托耳仍在奔逃,阿喀琉斯在后面紧追不放,不让他有喘息
的机会,并且示意他的士兵,不得朝赫克托耳投掷飞镖和长矛。
他们围着城墙追逐了四周,现在又挨近斯卡曼德洛斯河,这时,宙斯
从奥林匹斯圣山站起来,取出黄金天平,两边放进生死砝码,一个代表珀琉
斯的儿子,另一个代表赫克托耳,开始称量。赫克托耳的一边朝冥王哈得斯
倾斜。在一旁的阿波罗即刻离开了。
女神雅典娜走到阿喀琉斯身旁,悄悄地对他说:“你站着,休息一下;
让我去鼓动赫克托耳大胆地向你挑战!”阿喀琉斯听从了女神的话,立即停
止追击,靠在插在地上的长矛旁,看着雅典娜朝赫克托耳走了过去。
雅典娜变为得伊福玻斯来到赫克托耳的面前,对他说:“兄弟,让我们
一起去反击阿喀琉斯!”赫克托耳看到他的兄弟非常高兴,他说:“得伊福玻
斯,你真是我最亲密的兄弟。
现在,当别的兄弟都躲在安全的城墙后面,你却大胆地出城鼓励我作
战,使我更加尊重你了。”于是雅典娜引着英雄朝阿喀琉斯走去。她举着她
的长矛,跨着大步,走在前面。
赫克托耳对阿喀琉斯叫道:“珀琉斯的儿子,我再也不躲避你了!现在
我跟你拼个你死我活。但让我们当着神衹发誓:如果宙斯看顾我,让我取得
胜利,那么我只剥下你的铠甲,并把你的尸体还给你方。你对我也应该同样
对待!” “我不和你订条约!”阿喀琉斯面色阴沉地说,“正如狮子不能跟人做朋
友,我们之间也无友情可谈。我们之中必须死掉一个。现在使出你的本领吧,
不管怎样,你逃不脱我的手掌。你欠下我的战士们的血债,现在得由你偿还
了!”阿喀琉斯说着掷出他的长矛。赫克托耳急忙弯下身子,矛从他的头上
飞了过去。雅典娜把矛拾了回来,交给珀琉斯的儿子。但这一切赫克托耳都
无法看到。现在,他也愤怒地投出他的矛,正好击中阿喀琉斯的盾牌,但被
弹落在地上。赫克托耳吃了一惊,回头找他的兄弟得伊福玻斯,想向他要他
的长矛,可是他已不见了。赫克托耳这才意识到是雅典娜骗了他。他知道末
日已到,但他不甘心让对方轻而易举地得手,于是拔出宝剑,挥舞着向前扑 去。
阿喀琉斯迫不及待地准备厮杀,也等不及再掷矛了,他用盾牌掩护着
冲了上去。他头盔上的羽饰在风中飘拂,长矛闪着寒光。他睁大眼睛,寻找
机会,想瞒准赫克托耳的身上露出的地方下手。可是从头到脚他都用从帕特
洛克罗斯那里掠去的盔甲保护着,只有在肩与脖子相连接的锁骨旁露出一点
空隙,使得他的喉咙稍有一点暴露。阿喀琉斯看得真切,狠狠地用矛刺去,
矛尖刺穿赫克托耳的喉头,但没有刺破气管,他虽然倒在地上,受了重伤,
但仍能勉强说话。阿喀琉斯高兴地说,要把他的尸体喂狗。赫克托耳央求他
说:“阿喀琉斯,我指着你的生命请求你,别让恶狗吞食我的尸体!无论你
要多少金银都可以,只要把我的尸体送回特洛伊,让特洛伊人按照殡仪将我
安葬!” 阿喀琉斯摇了摇头,回答说:“你用不着哀求,你是杀害我的朋友的凶
手!即使普里阿摩斯愿意拿出和你相等重量的黄金作为赎金,你仍然难免要
喂狗!” “我知道,”赫克托耳临死前呻吟着说,“我知道你是一个铁石心肠的人,
不会同情我。但是,当神衹为我报仇,当你被阿波罗在特洛伊的中央城门射
中倒地快死时,你会想起我的话的!”说完这最后的预言,他的灵魂出窍,
幽幽地飞进地府,寻找哈得斯去了。
阿喀琉斯却在一旁叫道:“你只管去死吧!无论宙斯和神衹们如何安排
我的命运,我都会接受的!”他从尸体上拔出长矛,将它放在一边,然后动
手剥下原来属于自己的血淋淋的盔甲。
希腊人潮水似地涌过来,围观死者高贵的形象和雄伟的躯体。阿喀琉
斯站在人群中说:“朋友们,英雄们!感谢神衹赐福,让我在这里制伏了这
个凶恶的人,他对我们的危害远远超过了其他人。让我们一鼓作气,杀向特
洛伊城。我们倒要看看,他们是把城池献给我们,还是在没有赫克托耳的情
况下仍敢抵抗。但我何必多讲,浪费时间呢?我的朋友帕特洛克罗斯不是还
躺在船上没有安葬吗?士兵们,让我们唱起凯旋歌,并把我杀死的这个敌人
拉回去祭奠我的朋友!”
这个残酷的胜利者一面说,一边走近尸体,用刀在脚踝和脚踵之间戳
了个孔,用皮带穿进去捆在战车上,然后他跳上战车,挥鞭策马,拖着尸体
向战船飞驰而去。
赫克托耳的母亲赫卡柏在城头上看见了他的儿子,悲愤地撕下她的面

宙斯在奥林匹斯圣山上召集神衹集会,允许他们可以自由决定援助特洛伊人或希腊人。因为如果神衹不参战,阿喀琉斯就会违背神意,占领特洛伊城。神衹们奉旨行事,随着各自的心愿选择援助的对象:万神之母赫拉,帕拉斯·雅典娜,波塞冬,赫耳墨斯和赫淮斯托斯赶到希腊人的战船上;阿瑞斯和福玻斯,阿耳忒弥斯和她的母亲勒托,以及被神衹称为珊托斯的河神斯卡曼德洛斯,阿佛洛狄忒等动身到特洛伊人那儿去。在诸神还没有加入双方的队伍之前,希腊人因有勇猛的阿喀琉斯在他们的队伍中,都显得斗志昂扬。特洛伊人远远地看到珀琉斯的儿子,看到他穿着闪亮的铠甲像战神一样,都吓得四肢发抖。突然间,诸神不知不觉地加入双方的队伍中,战斗又顿时变得激烈和残酷起来,胜利属于何方,还很难预料。雅典娜在围墙的壕沟旁和大海边来回指挥,发出如雷般的呐喊声。在另外一方,阿瑞斯一会儿在高高的城墙上指挥特洛伊人,一会儿如暴风似的飞奔在西莫伊斯河岸的军队中间,高声激励特洛伊人。不和女神厄里斯则奔跑在对立的双方军队中。宙斯,这位战争的主宰,也从奥林匹斯圣山上发出雷电。波塞冬摇撼着大地,使群山震颤,连爱达山都震动了。冥王哈得斯大吃一惊,他担心大地开裂,神衹和凡人会发现地府的秘密。神衹们终于面对面地动起手来:福玻斯·阿波罗援箭射击海神波塞冬;帕拉斯·帕典娜力战战神阿瑞斯;阿耳忒弥斯搭弓瞄准万神之母赫拉;勒托和赫耳墨斯交锋;赫淮斯托斯与河神斯卡曼德洛斯厮杀。当神衹杀成一团,难分难解时,阿喀琉斯在人群中寻找赫克托耳交战。阿波罗变成普里阿摩斯的儿子吕卡翁,把英雄埃涅阿斯引到阿喀琉斯的面前。埃涅阿斯穿着闪亮的铠甲,勇猛地向前奔去。但赫拉在混乱的战场上发现了他,她立即召集与她友好的神衹们,对他们说:“波塞冬和雅典娜!你们考虑一下,看看这事该怎么办。在福玻斯的唆使下,埃涅阿斯朝阿喀琉斯扑了过去。我们或者逼使他退回去,或者给阿喀琉斯增添力量,让他感觉到伟大的神衹也在支持他。不过今天他不能发生意外,我们从奥林匹斯圣山上飞下来的目的就是如此。以后,他必须顺从命运女神给他安排的厄运。”“仔细思考一下这事的后果吧,赫拉,”波塞冬回答说,“我不认为我们应该合力反对站在另一方的神衹。这实在是没有道理的,因为我们是神衹,显然有着很大的威力。我们应该站在一旁,静静地观战。如果阿瑞斯或者阿波罗参战,并且阻碍阿喀琉斯作战,那时我们就可以理所当然地参战了!”同时,战场上簇拥着一群群士兵。双方的队伍迎面扑来,大地在他们的脚下隆隆震响。不久,两个凶猛的英雄从各自的队伍里跳到前面,一个是安喀塞斯的儿子埃涅阿斯,另一个是珀琉斯的儿子阿喀琉斯。埃涅阿斯首先跳出来,他头上的羽毛盔饰在硕大的头盔旁威武地飘拂,胸前护着牛皮大盾,手里威吓似地挥着投枪;阿喀琉斯也像一头雄狮一样冲上前。等他走近埃涅阿斯时,大声喝道:“埃涅阿斯,你怎敢离开队伍,来到我的面前?你以为杀死我就能统治特洛伊吗?难道特洛伊人答应赐给你一大片土地,作为战胜我的报答吗?你还记得吗,在这场战争开始时,我把你从爱达山顶上赶下来的事吗?那时你吓得没命地奔进,连头也不敢回,一直逃到吕耳纳索斯城才敢停下来。我在雅典娜和宙斯的援助下征服了城市,把它夷为平地。由于神衹的怜悯,我才免你一死。但是,神衹不会第二次救你了。我劝你赶快退回去,还是给我让路为好!”埃涅阿斯反驳道:“珀琉斯的儿子,你以为我是小孩子,用几句话就能把我吓住吗?我们都知道对方的底细。我知道你是海洋女神忒提斯的儿子。但我是美丽的女神阿佛洛狄忒的儿子,是宙斯的外孙,我为此而感到荣耀。让我们别在这里饶舌吧,还是试试我们的战矛!”说着他投出他的矛,击中阿喀琉斯的盾牌,穿透两层青铜,第三层是黄金的,矛尖到此阻住了,不能穿透后面的锡层。现在轮到珀琉斯的儿子投矛。他的矛击中了埃涅阿斯的盾牌,矛头穿过边缘的最薄的部分落在埃涅阿斯身后的地上。他吓得急忙执着盾牌蹲下身去。阿喀琉斯挥着宝剑冲了过来,埃涅阿斯情急之中拾起地上一块通常两个人也难以举起的巨石,灵巧地投掷出去。如果不是波塞冬注意到这情况,巨石一定击中对方的头盔或者盾牌,而他自己也一定死在珀琉斯的儿子的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