舒尔哈齐简单介绍和传说,差了一点变越来越大明国运

爱新觉罗·舒尔哈齐是努尔哈赤的亲弟弟,为人英勇善战,协助努尔哈赤统一女真诸部,是清朝创立的第二号功臣,努尔哈赤创业过程中的好帮手,地位也仅次于努尔哈赤。然而,舒尔哈齐逐渐不满于屈居努尔哈赤之下,意欲分裂后金而被努尔哈赤幽禁致死,顺治十年被追封为和硕庄亲王。人物生平
早年时期
嘉靖四十三年,舒尔哈齐出生于辽东。父亲塔克世为指挥使。母亲为建州右卫都指挥使王杲的长女额穆齐。舒尔哈齐5岁时,生母不幸去世,家事开始由继母纳喇氏主持。继母为人刻薄,对舒尔哈齐兄弟冷若冰霜。刚刚五六岁的舒尔哈齐便跟随哥哥努尔哈赤到深山野林中,采集松子、木耳、蘑菇,猎取野禽,然后再将这些山货送往抚顺的马市出售,贴补家用。然而,他们的奔波和劳作并没有换得继母的丝毫怜悯。无奈,10岁时,舒尔哈齐便跟随哥哥离开家,寄居在外祖父王杲门下。
万历二年,明朝辽东总兵李成梁率军破王杲的古勒寨时,努尔哈赤和舒尔哈齐双双被俘,被充作幼丁,随军征战。每次作战,明军都让女真俘虏打头阵,往对方的刀阵里冲。几仗下来,大部分的女真俘虏都战死,只有努尔哈赤兄弟侥幸活了下来,并且练就一身健壮的体魄和精湛的武艺。
万历十一年,舒尔哈齐的祖父和父亲死在了明朝的乱军之中。舒尔哈齐与兄长努尔哈赤两人悲痛欲绝,一起离开了明军,回到了家中。
经过一番深思之后,两人决定为死去的亲人报仇,依靠着祖父遗留下来的十三副铠甲起兵,拉起了一支百余人的队伍,开始了创建后金的伟大事业。在创业岁月中,舒尔哈齐成为了兄长努尔哈赤的得力助手和主要战将。
心生嫌隙
万历二十三年八月,舒尔哈齐首次带领建州女真朝贡使团前往北京进贡,这次的经历使他眼界大开。他对自己屈居在兄长的属下的地位感到不满,他希望有朝一日当上建州女真的最高统治者。与此同时他对先进的农耕文明和文化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万历二十五年七月,舒尔哈齐第二次进北京朝贡,这次的经历更助长了他的野心。他到达北京后受到了明朝廷热烈隆重的接待,并被赏赐给了丰厚的金银绸缎等礼物。同时,明廷还授予了他都指挥的高级武职。明朝以此做为一种战略对策,尽力拉拢和收买努尔哈赤的对手及反对者,在两者间进行挑拨,以激化彼此的矛盾。为此舒尔哈齐也确实感激明朝的恩宠,他感恩于明朝,在政治态度上越来越倾向于明朝。舒尔哈齐除了积极的与明朝发展密切关系之外,他还通过政治联姻的形式加强与其他各个女真部落的联系,借以扩大他的个人实力和影响。万历二十四年他娶了乌拉部落的贝勒布占泰的妹妹为妻,第二年他又将自己的女儿额实泰嫁给了布占泰。舒尔哈齐同样也与朝鲜保持着相当密切的关系,朝鲜使者到建州,对于努尔哈赤和舒尔哈齐见面行相同的礼仪,并向两人馈赠同样的礼物。他们二人也分别屠宰猪羊,各自在帐中款待朝鲜使者,并回赠礼物。朝鲜国王也乐意在两位建州首领之间周旋,对他们实行双重承认的原则,这与明朝的手法如出一辙。
随着女真各部的统一,努尔哈赤拥有了足够的力量与明朝对抗,他对明朝的敌视态度也日益明显,他的下属也时常和明军发生武装冲突。明朝对辽东的局势感到不安。万历二十九年明廷又起用了被罢免的前辽东总兵李成梁,希望他能扭转当时那恶劣的局势。李成梁上任伊始,就采用了原来对女真各部的分化瓦解政策。他利用了舒尔哈齐和他兄长的矛盾,大力拉拢他,对他恩礼有加,格外器重。李成梁让儿子李如柏娶了舒尔哈齐的女儿为妾,使双方关系更为紧密。万历三十三年,舒尔哈齐的妻子病故,李成梁父子准备了丰厚的祭礼前去治丧,备极隆重。面对明朝的恩宠,舒尔哈齐更加感激,他决心依靠明朝为后台,树立自己的女真最高领袖的地位。
舒尔哈齐明目张胆地树立个人的权威,逐渐构成了对努尔哈赤地位的挑战,两人的关系也日益紧张,在诸贝勒共同参加的会议上,两人常因意见相左而激烈争吵,努尔哈赤开始意图除去他这个潜在的对手。
惨遭削爵
万历三十五年三月,居住在蜚悠城的一小支女真部落,由于不堪忍受临近的乌拉部的奴役,想来依附努尔哈赤。努尔哈赤派出了舒尔哈齐和自己的儿子褚英、代善,将领费英东、扬古利、常书、扈尔汉领兵三千,前往蜚悠城收编该部。当舒尔哈齐等人行至半途的时候,他就满腹狐疑的对同行的将领说看到帅旗上有一层淡淡的幽光,想要退兵。不过在褚英、代善的反对下,只能作罢。到达蜚悠城后,该部落酋长策穆特黑带领的五百户人丁早以做好了出发的准备,于是很快这支队伍就踏上了返回的道路。
乌拉贝勒布占泰得知消息后,立即带领一万骑兵赶来拦击,双方军队摆出了交战的阵势。但这时,舒尔哈齐却带着自己属下的五百人退到了一边,他不想破坏与姻亲的友好关系。只有褚英、代善率军英勇奋战,舒尔哈齐只在一边观看,他的部下常书、纳齐布也没有加入战斗。正是由于舒尔哈齐的消极退避,最后褚英、代善虽然打败乌拉骑兵,但是没能给以致命打击。
舒尔哈齐班师回朝之后,努尔哈赤准备将他的下属常书、纳齐布以临阵脱逃的罪名处死,以剪除他的左膀右臂同时也是杀鸡儆猴。但是舒尔哈齐的反应十分强烈,说杀他们就是等于杀我,誓不低头,大有决以死战的阵势。最后努尔哈赤为了避免公开的冲突,便做出了让步。他只罚了常书一百两黄金,夺了纳齐布下属的人马,并且从此以后剥夺了舒尔哈齐指挥军队的权利,将他排挤出了最高军事领导层。
另立门户
万历三十五年,舒尔哈齐的地位一落千丈,变成了一个有名无实的人物,他痛感自己与努尔哈赤势难并存。于是,他与长子阿尔通阿,三子扎萨克图商议,图谋另立门户,与兄长分庭抗礼。
于是舒尔哈齐带着几个儿子和少数部下来到了铁岭东南的黑扯木,在那里伐木建造房屋,开辟新的根据地。而黑扯木临近明朝的军事重镇铁岭,可以直接依靠明朝的军事保护,在他的东面又与乌拉部落接邻,能随时得到盟友的援助。
舒尔哈齐开始与努尔哈赤越来越疏远,转而靠近明朝了。李成梁看到这一分化女真的大好机会,于是火上浇油,故意挑起矛盾冲突。他上奏朝廷册封舒尔哈齐为建州右卫首领,这是明朝在辽东地区设立的最高地方军事长官。
幽禁致死
努尔哈赤首先是责令舒尔哈齐放弃自立为王的念头,在劝说无效的情况下,他断然采取了强硬措施,于万历三十七年三月,舒尔哈齐的两个儿子阿尔通阿、扎萨克图被努尔哈赤诛杀,部将武尔坤也被处死。努尔哈赤余怒未消,仍打算将他的次子阿敏处死,只是在皇太极等人的极力求情下,阿敏才逃过一劫,免于一死,不过他的一半家产被没收。
面对兄长咄咄逼人的姿态,舒尔哈齐失去了继续抗争的勇气。他知道自己的实力远远不如兄长,而且他所指望的靠山,驻扎在辽东的明军,也处在岌岌可危的境地,根本不是努尔哈赤的对手。在万念俱灰的绝望处境下,舒尔哈齐回到了兄长的帐下。但是这次的努尔哈赤对他不再讲兄弟情谊了,舒尔哈齐被囚禁在一间暗室之中,用铁锁锁住,仅有两个孔穴给他送食物。
万历三十九年八月十九日,舒尔哈齐在囚禁中死去,时年四十八岁。有一说他是被兄长努尔哈赤秘密杀害的。舒尔哈齐死后,初葬于永陵,天命九年迁葬于辽阳东京陵。他的后代并没有因他的反叛行为而获罪,六子济尔哈朗成为了以后的辅政王,掌管清廷政权一时。顺治十年,清廷追封他为和硕庄亲王。舒尔哈齐与东哥
东哥喜欢舒尔哈齐,舒尔哈齐和努尔哈赤都爱着东哥。但是舒尔哈齐比较懦弱,最后东哥由于舒尔哈齐与娜齐亚成婚,并且舒尔哈齐还劝她嫁给努尔哈赤,所以最后谁都没有嫁。最后由于努尔哈赤的大儿子褚英怕舒尔哈齐争皇位执意要杀了他,努尔哈赤也顾忌他为东哥报仇恢复叶赫所以处于两难,最后,东哥为了使努尔哈赤消除戒心自杀救了舒尔哈齐。舒尔哈齐的妻妾
嫡福晋,佟佳氏,鄂洛尼之女。 福晋,哈达那拉氏,特尔固臣贝勒之女。
福晋,富察氏,阿格巴宴之女。 福晋,瓜尔佳氏,索尔和之女。
福晋,乌拉那拉氏,布翰贝勒之女,布占泰贝勒之妹。
福晋,那拉氏,图门之女。 福晋,瓜尔佳氏,索尔和之女。
福晋,辉发那拉氏,拜音达里之女。 福晋,西林觉罗氏,西楞额之女。
福晋,董鄂氏,富古库尔达之女。
福晋,阿颜觉罗氏扎海钴塞之女。舒尔哈齐为什么与努尔哈赤决裂
万历二十三年八月,舒尔哈齐首次带领建州女真朝贡使团前往北京进贡,这次的经历使他眼界大开。他对自己屈居在兄长的属下的地位感到不满,他希望有朝一日当上建州女真的最高统治者。与此同时他对先进的农耕文明和文化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万历二十五年七月,舒尔哈齐第二次进北京朝贡,这次的经历更助长了他的野心。他到达北京后受到了明朝廷热烈隆重的接待,并被赏赐给了丰厚的金银绸缎等礼物。同时,明廷还授予了他都指挥的高级武职。明朝以此做为一种战略对策,尽力拉拢和收买努尔哈赤的对手及反对者,在两者间进行挑拨,以激化彼此的矛盾。为此舒尔哈齐在政治态度上越来越倾向于明朝。万历二十四年他娶了乌拉部落的贝勒布占泰的妹妹为妻,第二年他又将自己的女儿额实泰嫁给了布占泰。舒尔哈齐同样也与朝鲜保持着相当密切的关系。
随着女真各部的统一,努尔哈赤拥有了足够的力量与明朝对抗,他对明朝的敌视态度也日益明显,他的下属也时常和明军发生武装冲突。明朝对辽东的局势感到不安。万历二十九年明廷又起用了被罢免的前辽东总兵李成梁,希望他能扭转当时那恶劣的局势。李成梁让儿子李如柏娶了舒尔哈齐的女儿为妾,使双方关系更为紧密。面对明朝的恩宠,舒尔哈齐更加感激,他决心依靠明朝为后台,树立自己的女真最高领袖的地位。
舒尔哈齐明目张胆地树立个人的权威,逐渐构成了对努尔哈赤地位的挑战,两人的关系也日益紧张,在诸贝勒共同参加的会议上,两人常因意见相左而激烈争吵,努尔哈赤开始意图除去他这个潜在的对手。人物评价
《清史稿》:庄亲王佐太祖建业,将出师,登垅而谋,策定驰而下,黄道周亟称其骁勇。

爱新觉罗·舒尔哈齐(1564年―1611年),爱新觉罗·塔克世的第三子,清太祖努尔哈赤同母弟。
早年随同兄长努尔哈赤出外谋生,后来又投奔到明朝总兵李成梁的手下当差。坚毅顽强、勇猛善战的品格。万历十五年,努尔哈赤在赫图阿拉称汗,舒尔哈齐晋封贝勒,地位仅次于他的兄长,成为第二号人物。后来,谋图0后金,被努尔哈赤幽禁致死。顺治十年,追封他为和硕庄亲王。
早年时期
嘉靖四十三年,舒尔哈齐出生于辽东。父亲塔克世为指挥使。母亲为建州右卫都指挥使王杲的长女额穆齐。舒尔哈齐5岁时,生母不幸去世,家事开始由继母纳喇氏主持。继母为人刻薄,对舒尔哈齐兄弟冷若冰霜。刚刚五六岁的舒尔哈齐便跟随哥哥努尔哈赤到深山野林中,采集松子、木耳、蘑菇,猎取野禽,然后再将这些山货送往抚顺的马市出售,贴补家用。然而,他们的奔波和劳作并没有换得继母的丝毫怜悯。无奈,10岁时,舒尔哈齐便跟随哥哥离开家,寄居在外祖父王杲门下。
万历二年,明朝辽东总兵李成梁率军破王杲的古勒寨时,努尔哈赤和舒尔哈齐双双被俘,被充作幼丁,随军征战。每次作战,明军都让女真俘虏打头阵,往对方的刀阵里冲。几仗下来,大部分的女真俘虏都战死,只有努尔哈赤兄弟侥幸活了下来,并且练就一身健壮的体魄和精湛的武艺。
万历十一年,舒尔哈齐的祖父和父亲死在了明朝的乱军之中。舒尔哈齐与兄长努尔哈赤两人悲痛欲绝,一起离开了明军,回到了家中。
经过一番深思之后,两人决定为死去的亲人报仇,依靠着祖父遗留下来的十三副铠甲起兵,拉起了一支百余人的队伍,开始了创建后金的伟大事业。在创业岁月中,舒尔哈齐成为了兄长努尔哈赤的得力助手和主要战将。
心生嫌隙
万历二十三年八月,舒尔哈齐首次带领建州女真朝贡使团前往北京进贡,这次的经历使他眼界大开。他对自己屈居在兄长的属下的地位感到不满,他希望有朝一日当上建州女真的最高统治者。与此同时他对先进的农耕文明和文化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万历二十五年七月,舒尔哈齐第二次进北京朝贡,这次的经历更助长了他的野心。他到达北京后受到了明朝廷热烈隆重的接待,并被赏赐给了丰厚的金银绸缎等礼物。同时,明廷还授予了他都指挥的高级武职。明朝以此做为一种战略对策,尽力拉拢和收买努尔哈赤的对手及反对者,在两者间进行挑拨,以激化彼此的矛盾。为此舒尔哈齐也确实感激明朝的恩宠,他感恩于明朝,在政治态度上越来越倾向于明朝。舒尔哈齐除了积极的与明朝发展密切关系之外,他还通过政治联姻的形式加强与其他各个女真部落的联系,借以扩大他的个人实力和影响。万历二十四年他娶了乌拉部落的贝勒布占泰的妹妹为妻,第二年他又将自己的女儿额实泰嫁给了布占泰。舒尔哈齐同样也与朝鲜保持着相当密切的关系,朝鲜使者到建州,对于努尔哈赤和舒尔哈齐见面行相同的礼仪,并向两人馈赠同样的礼物。他们二人也分别屠宰猪羊,各自在帐中款待朝鲜使者,并回赠礼物。朝鲜国王也乐意在两位建州首领之间周旋,对他们实行双重承认的原则,这与明朝的手法如出一辙。
随着女真各部的统一,努尔哈赤拥有了足够的力量与明朝对抗,他对明朝的敌视态度也日益明显,他的下属也时常和明军发生武装冲突。明朝对辽东的局势感到不安。万历二十九年明廷又起用了被罢免的前辽东总兵李成梁,希望他能扭转当时那恶劣的局势。李成梁上任伊始,就采用了原来对女真各部的分化瓦解政策。他利用了舒尔哈齐和他兄长的矛盾,大力拉拢他,对他恩礼有加,格外器重。李成梁让儿子李如柏娶了舒尔哈齐的女儿为妾,使双方关系更为紧密。万历三十三年,舒尔哈齐的妻子病故,李成梁父子准备了丰厚的祭礼前去治丧,备极隆重。面对明朝的恩宠,舒尔哈齐更加感激,他决心依靠明朝为后台,树立自己的女真最高领袖的地位。
舒尔哈齐明目张胆地树立个人的权威,逐渐构成了对努尔哈赤地位的挑战,两人的关系也日益紧张,在诸贝勒共同参加的会议上,两人常因意见相左而激烈争吵,努尔哈赤开始意图除去他这个潜在的对手。
惨遭削爵
万历三十五年三月,居住在蜚悠城的一小支女真部落,由于不堪忍受临近的乌拉部的奴役,想来依附努尔哈赤。努尔哈赤派出了舒尔哈齐和自己的儿子褚英、代善,将领费英东、扬古利、常书、扈尔汉领兵三千,前往蜚悠城收编该部。
当舒尔哈齐等人行至半途的时候,他就满腹狐疑的对同行的将领说看到帅旗上有一层淡淡的幽光,想要退兵。不过在褚英、代善的反对下,只能作罢。到达蜚悠城后,该部落酋长策穆特黑带领的五百户人丁早以做好了出发的准备,于是很快这支队伍就踏上了返回的道路。
乌拉贝勒布占泰得知消息后,立即带领一万骑兵赶来拦击,双方军队摆出了交战的阵势。但这时,舒尔哈齐却带着自己属下的五百人退到了一边,他不想破坏与姻亲的友好关系。只有褚英、代善率军英勇奋战,舒尔哈齐只在一边观看,他的部下常书、纳齐布也没有加入战斗。正是由于舒尔哈齐的消极退避,最后褚英、代善虽然打败乌拉骑兵,但是没能给以致命打击。
舒尔哈齐班师回朝之后,努尔哈赤准备将他的下属常书、纳齐布以临阵脱逃的罪名处死,以剪除他的左膀右臂同时也是杀鸡儆猴。但是舒尔哈齐的反应十分强烈,说杀他们就是等于杀我,誓不低头,大有决以死战的阵势。最后努尔哈赤为了避免公开的冲突,便做出了让步。他只罚了常书一百两黄金,夺了纳齐布下属的人马,并且从此以后剥夺了舒尔哈齐指挥军队的权利,将他排挤出了最高军事领导层。
另立门户
万历三十五年,舒尔哈齐的地位一落千丈,变成了一个有名无实的人物,他痛感自己与努尔哈赤势难并存。于是,他与长子阿尔通阿,三子扎萨克图商议,图谋另立门户,与兄长分庭抗礼。
于是舒尔哈齐带着几个儿子和少数部下来到了铁岭东南的黑扯木,在那里伐木建造房屋,开辟新的根据地。
而黑扯木临近明朝的军事重镇铁岭,可以直接依靠明朝的军事保护,在他的东面又与乌拉部落接邻,能随时得到盟友的援助。
舒尔哈齐开始与努尔哈赤越来越疏远,转而靠近明朝了。李成梁看到这一分化女真的大好机会,于是火上浇油,故意挑起矛盾冲突。他上奏朝廷册封舒尔哈齐为建州右卫首领,这是明朝在辽东地区设立的最高地方军事长官。
幽禁致死 努尔哈赤首先是责令舒尔哈齐放弃自 舒尔哈齐墓 舒尔哈齐墓
立为王的念头,在劝说无效的情况下,他断然采取了强硬措施,于万历三十七年三月,舒尔哈齐的两个儿子阿尔通阿、扎萨克图被努尔哈赤诛杀,部将武尔坤也被处死。努尔哈赤余怒未消,仍打算将他的次子阿敏处死,只是在皇太极等人的极力求情下,阿敏才逃过一劫,免于一死,不过他的一半家产被没收。
面对兄长咄咄逼人的姿态,舒尔哈齐失去了继续抗争的勇气。他知道自己的实力远远不如兄长,而且他所指望的靠山,驻扎在辽东的明军,也处在岌岌可危的境地,根本不是努尔哈赤的对手。在万念俱灰的绝望处境下,舒尔哈齐回到了兄长的帐下。但是这次的努尔哈赤对他不再讲兄弟情谊了,舒尔哈齐被囚禁在一间暗室之中,用铁锁锁住,仅有两个孔穴给他送食物。
万历三十九年八月十九日,舒尔哈齐在囚禁中死去,时年四十八岁。
有一说他是被兄长努尔哈赤秘密杀害的。舒尔哈齐死后,初葬于永陵,天命九年迁葬于辽阳东京陵。
他的后代并没有因他的反叛行为而获罪,六子济尔哈朗成为了以后的辅政王,掌管清廷政权一时。顺治十年,清廷追封他为和硕庄亲王。
主要成就
舒尔哈齐是清朝创立的第二号功臣,他原来的地位就是仅下努尔哈赤一等,各部酋长拜见的时候,两兄弟是同时受贺的,分南北落座。明朝的边将称努尔哈赤是二都督。舒尔哈齐同样是在起兵之初就很能打仗的人物,他屡立战功,是努尔哈赤的不可缺少的臂膀。而且,舒尔哈齐也是以努尔哈赤的继承人自居的。
自从万历十一年五月,努尔哈赤起兵以后,舒尔哈齐帮助努尔哈赤不但灭掉杀父仇人、图伦城主尼堪外兰的势力,还征服了浑河部、董鄂部、苏克素浒部、哲陈部、完颜部、朱舍里部、讷殷部,统一了建州女真。万历十五年,努尔哈赤称王,舒尔哈齐称船将,是满洲的第二号人物,手下精兵5000多人,将领40多人,势力相当庞大。
人物评价
《清史稿》:庄亲王佐太祖建业,将出师,登垅而谋,策定驰而下,黄道周亟称其骁勇。
妻妾子女 父母 父亲:爱新觉罗·塔克世。
母亲:喜塔喇氏,都督阿古之女,追尊宣皇后。 兄弟 爱新觉罗·努尔哈赤
爱新觉罗·穆尔哈齐,母为塔克世之妾李佳氏,异母兄,追封多罗诚毅勇壮贝勒。
爱新觉罗·雅尔哈齐,母为宣皇后喜塔喇氏,同母弟,追封多罗通达郡王。
爱新觉罗·巴雅喇 妻妾 嫡福晋,佟佳氏,鄂洛尼之女。
福晋,哈达那拉氏,特尔固臣贝勒之女。 福晋,富察氏,阿格巴宴之女。
福晋,瓜尔佳氏,索尔和之女。
福晋,乌拉那拉氏,布翰贝勒之女,布占泰贝勒之妹。
福晋,那拉氏,图门之女。 福晋,瓜尔佳氏,索尔和之女。
福晋,辉发那拉氏,拜音达里之女。 福晋,西林觉罗氏,西楞额之女。
福晋,董鄂氏,富古库尔达之女。 福晋,阿颜觉罗氏扎海钴塞之女。 儿子
长子,阿尔通阿。万历三十七年,被努尔哈赤所杀。
次子,阿敏(1586年—1640年),二贝勒。崇德五年病死。
三子。扎萨克图,辅国公。万历三十七年,被努尔哈赤所杀。
第四子,图伦,追封恪僖贝勒。顺治五年卒,年三十七。
第五子,寨桑武,追封和惠贝勒。
第六子,济尔哈朗,郑献亲王,满洲镶蓝旗旗主。万历二十七年十月初二日生,母五娶福晋乌拉那拉氏,布翰贝勒之女,布占泰贝勒之妹。初封和硕贝勒。天聪五年七月,管理刑部事;崇德元年四月,以军功晋封和硕郑亲王;崇德八年八月,辅理国政;顺治元年,加封信义辅政叔王;顺治九年二月,加封叔和硕郑亲王;顺治十二年五月初八日薨,年五十七。
第七子,诺穆岱,母四娶福晋瓜尔佳氏。万历二十九年闰七月初五日生。万历四十一年六月十三日卒,年十三岁。
第八子,费扬武,追封和硕简亲王。母七娶福晋瓜尔佳氏,索尔和之女。顺治十五年,追封为多罗贝勒;谥曰靖定;乾隆十五年七月,追封和硕简亲王。
第九子,瑙岱。万历三十六年生。母阿颜觉罗扎海祜塞之女。因获罪黜去宗室为庶人。卒年不详。康熙五十二年,恐其子孙湮没,给予红带子。
女儿
长女,名额实泰。生母为二娶福晋哈达纳拉氏,特尔固臣之女。1584甲申年八月二十七日丑时生。戊戌年十二月,嫁乌拉贝勒那拉氏布占泰。乌拉部灭亡后,额实泰格格回到建州。天命四年,布占泰卒。顺治十三年四月,额实泰格格卒,年七十三。
次女,名额恩哲。生母为三娶福晋富察氏,阿格巴宴之女。崇德三年十一月,额恩哲格格卒,年五十五。
第三女,母为三娶福晋富察氏阿格巴宴之女。万历十六年九月十六日生。嫁佟佳氏纳穆锡。
第四女,名荪岱(1590年—1649年),努尔哈赤养女,称巴约特格格,封和硕公主。顺治六年四月公主去世,年六十。
第五女,母为庶福晋董鄂氏,富古科尔达之女。癸巳年二月十六日丑时生。丙午年正月,嫁董鄂氏固穆贝。
第六女,母为四娶福晋瓜尔佳氏,索尔和之女。乙未年正月初五日卯时生。癸丑年十二月,嫁那拉氏漠落浑。
第七女,母为四娶福晋瓜尔佳氏,索尔和之女。丁酉年八月初八日寅时生。己酉年六月,嫁完颜氏绰和络。
第八女,母为四娶福晋瓜尔佳氏,索尔和之女。壬寅年生。天命元年七月,嫁那拉氏巴达纳。
第九女,幼殇。母为四娶福晋瓜尔佳氏,索尔和之女。
第十女,母为四娶福晋瓜尔佳氏,索尔和之女。癸卯年十一月十五日巳时生。天命七年七月,嫁博尔济吉特氏巴拜。
第十一女,母为庶福晋阿颜觉罗氏,扎海钴塞之女。戊申年五月十二日午时生。天命八年三月,嫁拉喇氏库德纳。
第十二女,母为庶福晋阿颜觉罗氏,扎海钴塞之女。庚戌年三月初一日亥时生。天命八年正月,嫁纳拉氏穆扤纳。

自古以来,开国君王各有各的牛掰,如汉太祖高皇帝刘邦、隋高祖文皇帝杨坚、明太祖高皇帝朱元璋等;可轮到末代国君的时候,就要么是横死,如秦王子婴、西晋愍帝司马邺、唐哀帝李柷(zhù)等;要么是苟且偷生,如三国时期蜀汉后主刘禅、后晋出帝石重贵等。

返回目录

图片 1

大明思宗烈皇帝朱由检,则因“君王死社稷”的悲壮,再加上他在位期间励精图治、宵衣旰食的明君风范,成为被人们普遍同情的末代帝王。

诚然,朱由检是因大顺政权永昌帝李自成的兵临城下,才不得不自缢身亡;但实际上,“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真正将大明复兴的希望绞杀殆尽的,却是早就虎视眈眈的清廷君臣和满洲铁骑!

图片 2

明朝万历三十五年(1607年),建州女真的第二号人物爱新觉罗·舒尔哈齐,因对哥哥建州女真首领爱新觉罗·努尔哈赤不满,带着长子爱新觉罗·阿尔通阿、三子爱新觉罗·扎萨克图等几个儿子,和一些亲信部属,来到临近明朝军事重镇铁岭的黑扯木,开辟新的根据地,图谋另立门户,与努尔哈赤分庭抗礼。

敌人要内讧了,明廷当然开心,太傅、辽东总指挥官李成梁立即抓住这一分化建州女真的大好机会,他上奏明廷,要求册封舒尔哈齐为建州右卫首领,这是明朝在辽东地区设立的最高地方军事长官。看看,明显是要搞事情啊!

那么,这起差点将清朝雏形建州女真部扼杀于无形,有可能改变大明国运的非著名兄弟阋墙事件,究竟有怎样一个来龙去脉?又造成了哪些惨烈后果呢?这一切,都得从建州女真部的第二号人物爱新觉罗·舒尔哈齐,这个人的传奇经历说起!


生于将门幼年丧母 后妈虐待随兄离家

嘉靖四十三年(1564年),爱新觉罗·舒尔哈齐出生于辽东。他的父亲爱新觉罗·塔克世,是当时的明朝边关守将、女真建州左卫指挥使,后被顺治帝追尊为清显祖宣皇帝;母亲是建州右卫都督王杲(即喜塔喇·阿古)的长女喜塔喇·额穆齐,后被顺治帝追尊为宣皇后。

舒尔哈齐是塔克世的第三个儿子,而他的同母哥哥,就是比他大5岁的、名气更显的爱新觉罗·努尔哈赤,后被顺治帝追尊为清太祖承天广运圣德神功肇纪立极仁孝睿武端毅钦安弘文定业高皇帝。

隆庆二年(1568年),喜塔喇·额穆齐不幸去世,年仅5岁的舒尔哈齐失去了妈妈。此后,家事开始由后妈纳喇氏主持。和很多狠心的后妈一样,纳喇氏为人刻薄,见了自己的亲生儿子爱新觉罗·巴雅喇(后被顺治帝追封为多罗刚果贝勒),就是个宝贝;对不是自己亲生的舒尔哈齐兄弟则冷若冰霜,横看竖看都不顺眼。

为了讨好后妈,贴补家用,年幼的舒尔哈齐不得不跟随哥哥努尔哈赤,到深山野林中采集松子、木耳等,猎取野禽,然后再将这些山货送往抚顺的马市出售。

图片 3

然而,纵然两个小孩累成狗,不停地奔波和劳作,却一直没能换得纳喇氏的丝毫怜悯,吃冷饭、打骂,基本就是常有的事。

万历元年(1573年),因不堪忍受后妈的长期虐待,10岁的舒尔哈齐便不得不跟随哥哥努尔哈赤分家生活,仅获得少量家产,寄居在外祖父王杲的门下。


明军俘虏随行征战 父祖横死开基立业

就在舒尔哈齐兄弟来到王杲门下没多久,由于王杲先前多次进犯明地、屡杀明朝官员,明朝辽东总兵李成梁率军报复,一举攻破王杲盘踞的古勒寨,王杲被擒获。后被送往北京,明神宗显皇帝朱翊钧亲至午门城楼接受献俘,随后王杲被磔于北京。

与此同时,舒尔哈齐兄弟也双双被俘,并被充作幼丁,随明军征战。

当时明军指挥官打战很有窍门,每次作战都让女真俘虏打头阵,往对方的刀阵里冲。几仗下来,敌人死伤不少,大部分的女真俘虏也都会战死。不过,舒尔哈齐兄弟还算命大,侥幸活了下来,并且练就了一身健壮的体魄和精湛的武艺,塑造了坚毅顽强、勇猛善战的品格。

万历十一年(1583年),舒尔哈齐已经是一个20岁的大小伙子,可他的爷爷明朝边关守将、女真建州左卫都督爱新觉罗·觉昌安(后被顺治帝追尊为清景祖翼皇帝),和爸爸塔克世,在明军的一次战斗中被杀害。

得到父祖双亡的消息后,舒尔哈齐兄弟悲痛欲绝,一起脱离明军,回到了阔别11年的家中。

经过一番深思,舒尔哈齐兄弟决定为死去的亲人报仇,但哥俩势孤力单,完全没实力与拥兵百万的大明“天皇帝”交锋。他们就暂时向明廷表示臣服,先用祖、父所遗留下来的十三副铠甲,拉拢旧部,拼凑起了一支百余人的队伍,开始了统一建州女真各部的战争。

图片 4

努尔哈赤起兵后,舒尔哈齐成了哥哥的得力助手和主要战将,不但一起灭掉杀父仇人、建州左卫图伦城主尼堪外兰的势力,还征服了浑河部、董鄂部、苏克素浒部、完颜部等,逐步统一了建州女真。

万历十五年(1587年)六月,努尔哈赤自称淑勒贝勒,正式“定国政”,始建宫室,布教令于部中。24岁的舒尔哈齐则称船将,地位仅次于他的哥哥,成为建州女真的第二号人物。

当时,舒尔哈齐兄弟手下有精兵5000多人,将领40多人,势力相当庞大。各部酋长拜见的时候,两兄弟是同时受贺的,分南北落座。明朝边将称舒尔哈齐是二都督,而且,舒尔哈齐本人也是以哥哥的继承人自居的。


进京朝贡仰慕明朝 各方挑拨心生嫌隙

万历二十三年(1595年)八月,32岁的舒尔哈齐第一次带领建州女真朝贡使团,前往北京进贡。这次经历使他眼界大开,对自己屈居哥哥努尔哈赤之下的地位,也感到不满。

舒尔哈齐开始有了希望有朝一日,能当上建州女真的最高统治者。与此同时,他对明朝先进的文化,也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万历二十五年(1597年)七月,34岁的舒尔哈齐第二次到北京朝贡,受到了明廷上下热烈隆重的接待,并被赏赐给了丰厚的金银绸缎等礼物。同时,明廷还授予了舒尔哈齐都指挥的高级武职。

明廷看中的,是舒尔哈齐建州女真第二号人物的身份,所以尽力拉拢和收买他,以此做为一种战略对策,挑拨他们兄弟之间的关系,以激化彼此的矛盾。可舒尔哈齐是经不起捧的,明廷的“重用”和“赏识”,更助长了他的野心。

图片 5

为此,舒尔哈齐也很感激明朝的“恩宠”,在政治态度上越来越倾向于明朝。除此之外,舒尔哈齐还通过政治联姻的形式,加强与其他女真部族的联系,借以扩大自己的个人势力和影响。

据史书记载,舒尔哈齐娶了11位福晋(可能还不止此数),分别是嫡福晋佟佳氏,福晋哈达那拉氏、富察氏、瓜尔佳氏、乌拉那拉氏、那拉氏、瓜尔佳氏、辉发那拉氏、西林觉罗氏、董鄂氏、阿颜觉罗氏。悦友们仔细看一下就会明白,这哥们是每个女真部族娶一房老婆的节奏,这就让他和建州女真之外的11个女真部族,有了紧密的姻亲关系。

不仅如此,万历二十五年(1597年),舒尔哈齐还将长女爱新觉罗·额实泰,嫁给了乌拉部贝勒那拉·布占泰

另外,舒尔哈齐还与朝鲜保持着相当密切的关系,朝鲜使者到建州女真,对努尔哈赤和舒尔哈齐行相同的礼仪,并向两人馈赠同样的礼物。兄弟二人也分别屠宰猪羊,各自在帐中款待朝鲜使者,并回赠礼物。朝鲜国王也乐意在两位建州女真首领之间周旋,对他们实行双重承认,与明朝的手法如出一辙。而舒尔哈齐则因此更加上火,决心夺走哥哥努尔哈赤的地位。


战和明朝兄弟不一 加码拉拢效果明显

随着建州女真对其他女真各部的统一,努尔哈赤的力量越来越强大,他对明朝的敌视态度也日益明显,时常和明军发生武装冲突。明廷对辽东局势感到不安,舒尔哈齐心向明朝,对哥哥的做法也不满意。

万历二十九年(1601年),明廷起用了先前被罢免的辽东总兵李成梁,希望他能扭转恶劣的辽东局势。

李成梁上任后,就采用了原来对女真各部分化瓦解的策略。李成梁利用舒尔哈齐和他哥哥努尔哈赤的矛盾,大力拉拢他,对他格外器重。

李成梁还让儿子李如柏娶了舒尔哈齐的女儿为妾,双方的关系更为紧密。

万历三十三年(1605年),舒尔哈齐的嫡福晋佟佳氏病故,李成梁父子准备了丰厚的祭礼前去治丧,备极隆重。舒尔哈齐觉得非常有面子,对明朝的好感又加了几分。

舒尔哈齐最终下定决心,依靠明朝为后台,树立自己建州女真最高首领的地位。

图片 6

舒尔哈齐明目张胆树立个人权威的做法,逐渐构成了对努尔哈赤地位的挑战,两人的关系也日益紧张。于是,兄弟二人往日齐心协力干事业,变成了经常因意见相左而激烈争吵。

舒尔哈齐的巨大变化,让哥哥努尔哈赤如坐针毡,他开始悄悄采取行动,意图除去三弟舒尔哈齐这个潜在的对手。


部族归附袒护姻亲 消极避战惨遭削权

万历三十五年(1607年)三月,东海女真瓦尔喀部蜚悠城主策穆特黑,前来拜见努尔哈赤,说他们再也无法忍受乌拉部的奴役,希望可以归附建州。

于是,努尔哈赤派出三弟舒尔哈齐、长子爱新觉罗·褚英、次子爱新觉罗·代善,以及费英东、扈尔汉、常书、扬古利等将领,率三千兵马即刻赶往蜚悠城收编部众。

前面我们说了,舒尔哈齐和乌拉部贝勒布占泰,是亲上加亲的关系:舒尔哈齐娶了布占泰的妹妹,布占泰娶了舒尔哈齐的女儿;嗯,辈分有点乱,舒尔哈齐既是布占泰的妹夫,也是他的老丈人……嘿嘿……

图片 7

现在努尔哈赤要舒尔哈齐带队,从布占泰眼皮底下拉人头,舒尔哈齐的内心是不情愿的。于是,当他们行至半途的时候,舒尔哈齐就开始想辙,满腹狐疑地宣称他看到帅旗上有黑光,不利于继续前进,想要就此退兵。

然额,舒尔哈齐显然低估了哥哥努尔哈赤的智商,为了防范弟弟,努尔哈赤安排两个儿子褚英、代善同行。果然,在28岁的大侄子褚英,和25岁的二侄子代善等人的坚决反对下,舒尔哈齐取消退兵动议,全军继续进发。

到达蜚悠城后,舒尔哈齐等人顺利接收了该部落五百多户早以做好了出发准备的人丁。很快,他们就踏上了返回的道路。

这么大的动静,乌拉部贝勒布占泰坐不住了。他立即派叔叔那拉·博克多带领一万余兵马前往截击。双方军队一碰面,就摆出了交战的阵势。

图片 8

本来就是敌众我寡,但舒尔哈齐还是带着部将常书、纳齐布等人,和自己属下的五百多人退到了一边,按兵观望。

当时大雪纷飞,扈尔汉、扬古利分兵保护投奔的部民后,率二百兵马与乌拉军先锋展开激战。随后,褚英、代善各率兵五百从两翼夹击,骄傲轻敌的乌拉军大败,乌拉军主将博克多父子被阵斩,副将常柱父子和胡里布兵败被俘。

不过,由于舒尔哈齐等人的消极退避,虽然褚英、代善等人大败乌拉军,斩杀三千余众,得马匹五千余、甲三千余,但是没能给以致命打击。

班师回到建州后,努尔哈赤得知了舒尔哈齐等人的做法,大为光火。他决定先稳住弟弟舒尔哈齐,准备以临阵脱逃的罪名,将舒尔哈齐的下属常书、纳齐布处死,以剪除他的左膀右臂,同时也来个杀鸡儆猴。

图片 9

让努尔哈赤万万没想到的是,舒尔哈齐不仅不反省自己,对哥哥要杀常书、纳齐布的决定,反应却非常强烈。舒尔哈齐公开扬言,说杀常书、纳齐布就等于杀他自己,誓不低头,大有决一死战的阵势。

最后,努尔哈赤为了避免建州女真的分裂,不得不做出让步,只罚了常书一百两黄金,夺了纳齐布下属的人马。

但此后,舒尔哈齐指挥军队的权利被实际剥夺,建州女真的最高军事领导层,也没了他的位置。


不甘冷遇另立门户 依靠明廷剑拔弩张

从万历十一年(1583年)起兵以来,20多年里舒尔哈齐都是建州女真的第二号人物,可现在,他的地位却一落千丈,变成了一个有名无实的存在。

舒尔哈齐觉得,他和哥哥努尔哈赤只能同吃苦,不能共富贵,两人无法并存于建州女真。于是,舒尔哈齐带着长子爱新觉罗·阿尔通阿、三儿子爱新觉罗·扎萨克图等几个儿子,和一些亲信部属,来到了黑扯木(今辽宁铁岭东南),在那里伐木建造房屋,开辟新的根据地,图谋另立门户,与哥哥努尔哈赤分庭抗礼。

图片 10

黑扯木这个地方,是舒尔哈齐精心挑选的,不仅临近明朝的军事重镇铁岭,可以直接依靠明朝的军事保护;东面又与乌拉部接邻,能随时得到姻亲盟友的援助。

从此,舒尔哈齐与哥哥努尔哈赤越来越疏远,转而跟明朝方面越走越近了。太傅、辽东总指挥官李成梁当然不会放弃这一分化建州女真的大好机会,他上奏朝廷,要求册封舒尔哈齐为建州右卫首领,这是明朝在辽东地区设立的最高地方军事长官。

好吧,一山不能容二虎,火已经被舒尔哈齐和李成梁一起点起来了,努尔哈赤又该如何接招呢?


兄长震怒服软回归 幽禁致死追封亲王

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酣睡?!努尔哈赤无法容忍了。他首先责令弟弟舒尔哈齐,立即放弃自立为主的念头和危险举动,但正野心膨胀的舒尔哈齐根本就不听。在劝说无效的情况下,努尔哈赤断然采取了强硬措施。

万历三十七年(1609年)三月,紧跟舒尔哈齐的两个儿子阿尔通阿、扎萨克图,被伯父努尔哈赤诛杀,舒尔哈齐的部将武尔坤也被处死。

余怒未消的努尔哈赤,还打算将舒尔哈齐的次子、时年24岁的爱新觉罗·阿敏处死,只是由于阿敏平时跟堂弟爱新觉罗·皇太极等人亲近,在他们的极力求情下,阿敏才免于一死,但他的一半家产被没收。

面对哥哥努尔哈赤咄咄逼人的态势,舒尔哈齐失去了继续抗争的勇气。他知道自己的实力远远不如哥哥,而他唯一能指望的靠山、驻扎在辽东的明军,也根本就不是努尔哈赤的对手。

在万念俱灰的绝境下,舒尔哈齐不再抵抗,选择率众回到了哥哥努尔哈赤的帐下。

图片 11

但这次努尔哈赤没有再讲兄弟情谊,他立即命人将弟弟舒尔哈齐囚禁在一间暗室之中,手脚都用铁锁锁住,仅有两个孔穴给他送吃的。

万历三十九年(1611年)八月十九日,舒尔哈齐在囚禁中死去,时年48岁。

还有一种说法,说舒尔哈齐是被哥哥努尔哈赤秘密杀害的。但不管怎样,昔日威风八面的建州女真第二号人物,如今武功尽废两年,其实价值已经没那么大了。

幸运的是,舒尔哈齐虽然犯了反叛的大罪,但除了附逆的长子阿尔通阿和三儿子扎萨克图,其他7个儿子和12个女儿,都没有受到牵连。

舒尔哈齐的六儿子爱新觉罗·济尔哈朗,更是在几经升迁后,被顺治帝加封为叔和硕郑亲王,掌管清廷政权一时。

顺治十年(1653年),清廷追封舒尔哈齐为和硕庄亲王,也算是对他开国之功的肯定。


悦史君点评:幼年丧母,少年为奴,青年丧父,爱新觉罗·舒尔哈齐的前半生,可谓悲痛连连;此后在雄才大略的哥哥爱新觉罗·努尔哈赤领导下,开始了起兵统一建州女真各部的战争,并最终成为建州女真的第二号人物,绝对志满意得;可他没有满足,在明廷的有意拉拢和挑拨下,还想要更多,最终落得两子横死、自己也在囚禁中死去;幸而其他孩子没有受到牵连,在权倾朝野的六儿子、叔和硕郑亲王爱新觉罗·济尔哈朗的努力下,顺治帝追封他为和硕庄亲王,这个盖棺定论,泉下有知也会安心吧。

图片 12

《清史稿》虽然不咋地,但它的一句评语,也算对舒尔哈齐开国之功的肯定:“庄亲王佐太祖建业,将出师,登垅而谋,策定驰而下,黄道周(南明吏部尚书兼兵部尚书、武英殿大学士)亟称其骁勇。”不过,如果英勇善战的舒尔哈齐,执意和哥哥努尔哈赤火拼,恐怕大明的国运还真的有转机了。可叹!

图片 13

图片 14

亲爱的悦友,读完后记得分享喔

您的分享就是对我最大的支持!